【原创】“知华派”特恩布尔怼华带给我们的启示

仲恺青蚂蚁 2019-01-14 09:31:26

最近几天,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怼华(“反华”)的消息充斥各大媒体。澳大利亚虽然连地区大国都算不上(至多算“大洋洲大国”),但最近一段以来频频爆出攻击中国的言行。从去年带头“指示”中国遵守所谓的南海仲裁,到上个月召开摆明针对中国的美日澳印集体安全会议,乃至于最近从在澳大利亚国内以“反华”为主题(为名义)搞政治斗争,发展到公开抨击中国媒体、外交部发言人,种种言行,大有山雨欲来的感觉。特恩布尔的所作所为,与不少中国人在他上任之初对他抱有的期望相差甚远,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国际政治课。

2015年,特恩布尔刚当选澳大利亚总理时,中国媒体曾经梳理过他跟中国的关系。概括起来主要有几点:

第一, 20世纪90年代,曾在中国投资开矿根据媒体报道,1994年10月,特恩布尔在中国建立了第一家中西合作的矿山企业——河北华澳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虽然现在特恩布尔已不是河北华澳的股东,但在2013年之前特恩布尔曾不断扩大所持股份。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特恩布尔非常看好中国电商巨头如阿里巴巴和京东在澳大利亚立足,特恩布尔还曾经帮忙发布“京东全球”。

第二,有一位中国儿媳,亲家在上海有很强的关系网。儿子亚历克斯曾经在北京学习中文,在此期间偶遇中国姑娘伊冯娜·王(王怡文),2012年结为夫妻。 王怡文自述:生于香港,长在四大洲,过去20年内,曾在北京、华盛顿、温哥华、奥克兰、波士顿、伦敦等城市生活。亚历克斯在接受《金融评论》采访时,道出关于岳父的许多情况:1976年,中国文革结束,王怡文的父亲王春明(音译)同年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名校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学成归国后,王春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是国际公法和贸易领域的专家,不时为中国政府提供咨询建议。之后王春明离开社科院,举家迁往香港。王怡文的父母在上海有很好的关系网。

第三,政治导师和父亲对华态度温和。政治导师是前总理霍华德,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在霍华德时期高速发展,他父亲对华政策“温和”。

第四,了解中国历史,就职前甚至公开表示欢迎中国崛起。他对中国现代史有着强烈的兴趣,同为“知华派”总理,陆克文曾被广泛誉为最懂中国的西方领导人,而特恩布尔对中国经济和历史的了解与陆克文不相上下,甚至更为深入。澳大利亚总理选举投票前,特恩布尔曾力挺中澳自贸协定,表示该协定“对澳大利亚的繁荣来说是最重要的基础”,今年8月初,他还曾在悉尼举行的“澳大利亚-中国商业周”上表态欢迎中国的崛起,并赞叹中国在二战中的关键作用,勿忘二战时中国是澳大利亚坚定的盟友。

凤凰卫视评论说:他被称为澳大利亚的“又一个中国通”,家中不缺“中国因素”,是西方领导人中最了解中国的人。

但是,就是这么一位就任以来口口声声对华友好(私底下称中国为“友敌”)的“知华”派,最近在怼华的道路上暴走,比怼华实力派美国、怼华武士日本更加直白、露骨、积极。此公或明或暗,或直接出面,或指使阁僚发声,怼华不遗余力,远的不说,最近的事情是这样发展的:

11月底,反对党工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被指向澳洲政党的重要捐款人、中国商人黄向墨通风报信,告诉他澳洲情报机构可能正在监听他的电话。邓森随即被迫辞去工党副党鞭职务。

总理特恩布尔日前以担忧中国影响力干预澳洲政治为理由,宣布将推行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称,所谓中国对澳进行影响渗透的报道“是典型的歇斯底里和偏执症”。

上周五,中国向澳大利亚提出正式抗议,要求“立即停止发表损害中澳政治互信与互利合作的错误言论”。

周六,特恩布尔“反击”指责,甚至模仿“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以汉语高呼“澳洲人民站起来了”。

未完待续……

 

从这一次看,特恩布尔连续怼华事件是因内政而起,延伸至外交。直接目的是以“防华”为名,攻击在野党的政治对手,为执政党争夺话语权。可以看出,他还是内外有别,对内攻击肆无忌惮,对外怼华还是留有分寸的,甚至还流露出一点小委屈。以堂堂一国总理,沦落到直接跟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对垒(骂街),也真是难为特“首”了。不过人家也许不这么认为,毕竟英国女王才是澳大利亚国家元首,总理也只是臣民呐。

骂骂街,喊喊委屈,似乎无损实际利益,但我们决不能对这种行为掉以轻心。在当今信息发达的社会,特恩布尔敢于公开这么怼华,就是有意为之,为迎合国内支持者或澳大利亚背后的“大佬”、“同伙”,不惜污蔑贬损中国。连澳大利亚这么个靠卖矿、卖牛奶为生的二流西方国家,如果都能这么任性而毫发无损,那其他实力更强大的怼华专业户们还不得更加肆无忌惮。枪打出头鸟,既然特恩布尔要出头,至少要给一棒槌吧?

国家能做什么我们无权置噱,但是我们应该从特恩布尔的怼华中得到什么启示呢?我们认为,至少有几点:

一、对待国际“友人”,甚至于一些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的后裔,少点感性,多点理性,嘴上无妨大讲友好,心里却一定要明明白白地分析利弊得失,千万不能把自己给忽悠了。

二、西方就是西方,东方就是东方,首先不能改变的是你身上的生物学特征,就算你满口英语,人家也不会把你当自己人。东方人就算能混进西方的朋友圈,那不是二等公民(日本之于美国),也是随从(如韩国)或中介(如新加坡),太把自己当回事就不对了。小国(大日本和大韩民国肯定不认为自己小)还有这么操作的空间,咱们中国就算了吧。设想下,董事长给CEO拎包,CEO得是什么感觉?

三、现在在西方国家的政界,反华是有市场的,不管是出于失落、嫉妒,还是防范、遏制,我们要抱有充分的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