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少的闪婚暖妻

莹宝推书 2018-11-24 06:59:28

秦以悦不明白为什么贺乔宴看到她第一眼就抓她去民政局领证。婚后,更是夜夜笙歌。秦以悦扶着快断掉的腰,哭丧着脸,“贺乔宴,你看上我什么了。我改还不行吗?”“不行!”餍足的男人笑得分外勾人,眼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你这样我会过劳死的。”“不会!”“为什么?”“我不同意,谁敢让你死?!阎王也不行!”秦以悦:“……”贺乔宴看着风中凌乱的小女人,将她拥在怀里。做他贺乔宴的女人,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喜欢被呵宠、喜欢被疼爱、喜欢被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个女人恰好满足他所有的条件




 秦城,雅德医院。


    深夜,秦以悦匆匆赶到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就被自己办公室前的阵仗吓了一跳。


    本来还算宽敞的医院走廊,此时站了将近十个人,都是身形高大的男人。


    清一色的黑西装加墨镜。面部表情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值班的护士和医生看到秦以悦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了,“秦医生,你可算来了。”


    秦以悦朝他们点了点头。看向走廊里的人,说道:“请各位先到外面的等候区等候,环境太嘈杂。会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


    秦以悦说完后。没再看他们,走进了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满室的狼藉。


    盆栽、病例本、笔、纸、杯子。都摔得七零八落。


    地上还有大量的茶渍、咖啡渍。


    只有小沙发还算整洁干净。


    小沙发上。一个小孩儿正背对着她坐着。


    秦以悦不用想也知道这满室的凌乱是怎么弄出来的。


    她心里蹿起一阵怒意。很想教训一下这种熊孩子。


    但一想到外面那些西装革履的人,立刻识时务地调整了面部表情。声音和缓地问道:“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觉得哪里不舒服?”


    小孩儿闻声动作缓慢地扭过头来。


    秦以悦被那张精致、娇嫩的小脸儿震了一下。


    一股莫名的亲切感蓦地从心里冒出。将她的恼怒冲刷得干干净净。


    小孩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如两颗水晶葡萄一般,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秦以悦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小孩儿。发现小孩儿肉乎乎的小手握成拳,抵在他的腹部上。


    秦以悦露出最为温和的笑容,“宝贝,医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无法通过你的表情猜出你哪里不舒服。要是你不想说话,用手指出来你哪里不舒服好不好?”


    秦以悦说完,便含笑看着他。


    小孩儿与她对视。


    办公室里一片静谧。


    在秦以悦以为他不会对她的话有所回应的时候,小孩儿缓缓的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秦以悦顺着他的手摸上了他腹部的位置,隔着衣服轻轻按了两下,“是肚子不舒服?”


    小孩儿看着秦以悦,又后知后觉地看着她放在他腹部上的手,缓缓点头。


    秦以悦站起来,在小孩儿没反应过来时,双手抱起他,走到办公室的诊床上做详细检查。


    小孩儿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愣愣地任她抱着。


    精致、柔嫩的小脸儿上,没有半点表情。


    办公室门口的管家探头进来看看情况,看到小少爷乖乖窝在秦以悦怀里的时候,惊讶不已。


    他们家小少爷除了跟少爷亲近,还没跟其他人亲近过。


    就连他照顾了小少爷五年,也没有机会抱小少爷。


    **


    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停在医院空荡荡的停车场里,管家立刻快步迎了上来,“少爷。”


    未几,面容清雅、衣着不凡的男人从驾驶座上下来。


    线条好看的嘴唇紧抿着,透露出主人此刻的不满。


    贺乔宴冷声问道:“小宝呢?”


    “小少爷在秦医生那里睡着了。”


    “秦医生?”贺乔宴疑惑道,率先走在前面。


    “是医院的一位女医生。她抱小少爷的时候,小少爷并不排斥。”管家说得有些激动。


    贺乔宴眉头微微皱了皱,加快了脚步。


    管家在一旁领路,将贺乔宴带到秦以悦的办公室。


    到秦以悦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贺乔宴做了个止步的手势。


    管家无声地停住脚步。


    贺乔宴走到敞开的办公室门口,看清了办公室内的景象。


    他的目光蓦地一顿。


    办公室里面的一大一小,两颗脑袋靠在一起,已经睡着了。


    小宝像个精致的布娃娃一般乖巧地靠在秦以悦的怀里,娇嫩的小脸儿上没有任何不安。


    贺乔宴看清秦以悦的脸时候,眸内闪过一抹一闪即逝的讶异。


    秦以悦一向浅眠,察觉到有人在看她,立刻醒了过来。


    当看清眼前的男人后,她愣了愣。


    秦以悦眨了几下眼睛,发现贺乔宴还在。


    秦以悦认识贺乔宴,倒不是她多关注财经和新闻。


    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天天把“贺乔宴”三个字挂嘴边,一个二个恨不得奉他为男神。


    她想不了解都不行。


    贺乔宴,这三个字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秦城最顶层的财富与地位,再加上贺家在秦城的影响力,贺家人跺一跺脚,秦城都要跟着抖三抖。


    小宝好像是察觉到了秦以悦的情绪,慢慢转醒,有些迷糊地看着周围。


    看到贺乔宴时,模样娇憨地对他伸出一对胖乎乎的小胳膊。


    贺乔宴伸手抱过他,“肚子好了吗?”


    小宝无声地点点头,把小脑袋偎进贺乔宴的颈窝。


    贺乔宴的大手轻拍着小宝的小背。


    如黑曜石般的目光,停留在秦以悦的脸上。


    秦以悦从怔愣中回过神,轻咳了一声,嘱咐道:“现在太晚了,药房的同事没上班,暂时无法开药。你们今晚回去先观察情况,明天要还是不舒服,我再开一点药巩固。”


    贺乔宴淡淡地颔首,当是回答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秦以悦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翻了个白眼。


    有点钱有什么了不起的?


    拽什么拽啊。


    秦以悦如此想着,关掉办公室的灯,回家睡大觉去了。


    **


    翌日。


    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秦以悦办公桌上的坐机响了。


    秦以悦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雅德医院的秦以悦。”


    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


    秦以悦皱了皱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想要挂断。


    在挂断之前,听到两声轻微的敲击声。


    秦以悦挂电话的手停顿了下,重新把听筒放到耳边。


    这次她听到电话那头有轻浅的呼吸声,像是个孩子的。


    秦以悦脑海中迅速勾勒出小宝的模样,不由得放软了声音,“请问你是昨晚来看病的小病人吗?”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轻的敲击声。


    “肚子还是不舒服?”


    这次是两次敲击声。


    秦以悦嘴角微微勾起,想到小宝的老爸是谁后,所有的温柔差点幻灭。


    “没事就好。你的身体素质很不错,请持续保持,可别经常上医院。”


    电话里又传来一声敲击声。





 秦以悦也不知道怎么跟小宝继续聊下去。


    小安抱着一堆病例进来了,“秦姐,你要的病例。”


    “先放着吧。”


    秦以悦正要跟小宝说再见。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


    小安看着秦以悦脸上微微怔愣的表情,“怎么了?”


    “没什么,这些病例先放着吧。我要去病房看看。你没事也跟我一起去吧。”


    “嗯嗯。”


    秦以悦和小安进入她负责的病房,仔细地询问了几个病人的情况。


    小安仔细地观察秦以悦与病人的交流技巧。


    她发现秦以悦给人的感觉很特别。


    她站在那里。就让人非常的信服。但又不会给人有距离感。


    秦以悦那种沉静、笃定、专业的气质,让很多有十几年从医经验的医生都不得不佩服。


    小安有点暗搓搓的想,也不知道她有一天能不能有这种让病人安心的气质。


    秦以悦走出病房后。没好气地用笔敲了敲小安的脑袋,“神游呢?”


    小安立刻没脸没皮地抱住秦以悦的腰,嗷道:“秦姐。你一定要收我当徒弟啊。”


    “滚蛋。有你这么蠢萌的徒弟,我会短寿十年。”


    “不滚,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我当初是因为什么招你进来的?”


    “一定是我可爱。”


    秦以悦被小安这种不要脸的精神震慑了片刻。“我还是下班吧。再跟你相处下去。我会忍不住犯罪。”


    小安笑兮兮地放开秦以悦。


    虽然秦以悦看起来挺冷的,但小安从来不怕秦以悦。经常跟她开玩笑。


    面冷和心冷给人的感觉是全然不一样的。


    而秦以悦是面冷。


    “秦姐,你要不要约一下杨医生?她们妇产科昨天有人闹事。好像还是她的病人,她今天肯定没少被她们科室的主任骂。”


    “闭嘴吧你,都会安排我下班后的生活了。”秦以悦头也不回地说道。


    小安被骂得很高兴。很蹦哒地去整理资料了。


    **


    咖啡厅。


    秦以悦拿着精致的小汤匙,偶尔搅拌面前的咖啡杯,听着杨若微絮絮叨叨的抱怨。


    “以悦,我好羡慕你。要是我有你那种气场,很多事就没那么麻烦了。可我看到病人和家属激动的样子,我脑子就懵了。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不适合当医生,我根本压不住病人。”杨若微满脸羡慕道。


    “别妄自菲薄,你专业技能不差、脾气温和还细心,没必要因为一点挫折就瞎想。”


    “你真的这么认为?”


    “嗯,要是医院里都是我这种医生,病人都不敢来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你明天还得上班呢。”


    “你呢?”


    “我几个病人的手术安排到下周了,周末放松一下。”


    “真羡慕你,我现在都没有周末了。”


    “我也偶尔才有一个周末,每个住院医生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秦以悦笑道。


    杨若微见她脸上没有什么不甘和怨言,突然说道:“以悦,你这些年后悔吗?”


    “后悔什么?”


    “后悔当年把出国留学的名额让给了周子扬。要是以你的专业技术和实践水平,你硕博连读的话,回国就直接是副主任医师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要一步一步从住院医师熬上来呢。”


    秦以悦搅动咖啡杯的手一顿,笑道:“去国外也不一定都能熬出来,没有那个实力在哪儿都熬不出来。”


    “别人没有那个实力,我相信。要说你没有,打死我我都不相信。”


    “谢谢大美人这么看得起我,我继续努力哈。”秦以悦笑眯眯地说道。


    “你少贫。”


    “我天生幽默嘛。”


    “滚蛋。”


    “哎,虽然你美,但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杨若微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说道:“懒得跟你绕弯子,周子扬和叶青下周回来,同学群里都炸开锅了,闹着要给他们开欢迎会。你去还是不去啊?”


    “下周末?还不确定,没事就去看看。”


    “你还是别去了,一堆人等着看你笑话呢。”


    秦以悦仰头将杯里的咖啡喝了个干净,无所谓的笑笑,“有什么笑话可看的,不就是把公费出国留学的名额给男友,后来又给他支付了大笔生活费,结果男友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国家的洗礼下成了负心汉,一脚把我这个痴情女友蹬了吗?多大的事儿,电视都天天演。”


    杨若微瞪大眼睛看着秦以悦,“你真这么想的?”


    “不然要怎么想?”秦以悦叫来服务员结账,看向坐着不动的杨若微,说道:“走吧,杨医生。”


    说着,秦以悦拿起包站了起来。


    还没完全站稳,她的腿便被人抱住了。


    秦以悦被吓了一跳,低下头看,发现是小宝。


    小宝穿着海绵宝宝的一套小卫衣,正仰着一张娇嫩、精致的小脸儿,一脸期待地看着秦以悦,黑黑亮亮的眼睛里满是惊喜。


    那种纯粹的惊喜很容易感染人。


    秦以悦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宝贝,晚上好。你是跟家人一起过来的吗?”


    小宝点点头。


    一对短短的小胳膊将秦以悦的腿抱得更紧了,像是怕她突然会跑掉。


    杨若微见小宝很可爱,笑道:“小宝贝,你好。”


    说完,杨若微朝小宝伸出手。


    小宝却连看也没看。


    杨若微的手僵在半空中,有些尴尬。


    秦以悦解释道:“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然后,她转头对小宝说道:“你跟管家来还是你爸爸?”


    小宝从他随身的小背包里掏出迷你平板,写了两个字。


    爸爸。


    秦以悦脑海里立刻浮现起贺乔宴那张脸冷意逼人的脸,看到小宝的惊喜全被打散得干干净净了。


    秦以悦想了想,说道:“我和朋友还有点事,先送你到服务台,你在那儿等你爸爸好吗?”


    小宝闻言小脸儿上立刻出现一抹黯然。


    粉嫩的小嘴也紧抿了起来。


    小小的模样看着非常委屈。


    秦以悦见状,心里蓦地蹿起一阵罪恶感。


    正在秦以悦不知道要拿这小家伙怎么办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贺乔宴清雅的声音响起,“小宝,别影响秦医生和朋友聚会。”


    贺乔宴的出现,让咖啡馆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顺着他走的方向看过去,想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幸运,能得到贺乔宴这样优质男人的青睐。


    小宝见贺乔宴过来,立刻像个腿部挂件一样紧贴着秦以悦。


    秦以悦顿时十分尴尬。




三分钟后。


    秦以悦看着端坐在自己腿上的小不点,有点想不起来她和杨若微是怎么坐进了贺乔宴的玛莎拉蒂里的。


    而小宝却像粘在她身上一般,一刻也不跟离开。


    秦以悦察觉到杨若微疑惑的目光。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她探讨八卦问题。


    很快挨到了杨若微住的地方,秦以悦把自己腿上的小东西放到一旁的位置,准备跟着杨若微一起下车。


    杨若微却率先关上了车门。“我家又没有空房间,你跟着下来干什么?”


    那一瞬间。秦以悦很想掐死这个二百五。


    智商和情商都被狗吃了吗?!


    她下意识地看向贺乔宴的方向。发现贺乔宴也在看着她。


    那目光里带着一丝揶揄。


    “怕我?”贺乔宴淡声道。


    “你想多了。”


    “你家地址?”


    秦以悦也懒得扭捏,报了一串地址之后,就偏过头看向窗头。


    小宝的小脑袋枕在她的腿上。继续呼呼大睡。


    ……


    秦以悦回到家后,脑海中像放映室一样自动循环播放贺乔宴揶揄的眼神,恼怒之余。心跳又有些莫名加速。


    今晚遇到贺乔宴和小宝。只是个巧合吧?


    而事实证明,不是巧合。


    **


    周末,秦以悦难得睡一个懒觉。却被一阵怎么也不停的敲门声给惊醒。


    秦以悦扒了扒头发。烦躁地掀被起床。


    打开家门。才发现门外站着是对门的王阿姨。


    “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当妈的?孩子就算犯了错。也不能大冷天的把他赶出门啊,要是出点什么事。你再后悔就晚了!”王阿姨一见秦以悦就忍不住骂了起来。


    秦以悦一脑门黑线,“王姨,你先慢点喷。什么孩子。哪儿来的孩子?”


    王阿姨嫌弃地看了秦以悦一眼,往旁边移了一步,露出她身后的孩子。


    那小孩子赫然是小宝。


    他就穿了一身单薄的小居家服,脚上套着一双室内拖鞋。


    两颊和小鼻子冻得粉扑扑的,看着可爱又可怜。


    秦以悦见王阿姨又要喷,连忙把小宝抱进屋内,“谢谢王姨,您辛苦了。”


    说完,秦以悦干净俐落地关上门。


    然后,对着紧闭的大门,深吸了几口气。


    直到脸上能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后,她才转身,放软了声音,问道:“宝贝,你一个人过来的?”


    小宝有些拘谨地搓了搓手,低着头,没有反应。


    秦以悦看着他的小模样,突然想到小时候的自己。


    她弯腰将他软软的小身体抱起,放到沙发上,用小毛毯将他裹了起来。


    小宝就睁着水晶葡萄般的眼睛看着秦以悦,像个瓷娃娃一样任她摆弄着。


    那可爱的小模样,简直可以把人的心给融化了。


    秦以悦本来想问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家地址,又怎么跑过来的。


    摸了摸他冻得冰凉的小肉脸,顿时什么都不想问了。


    秦以悦确定他没有裸露在外的小胳膊、小腿儿之后,笑道:“饿了吗?阿姨给你做早餐,好不好?”


    小宝点了点头。


    “想吃点什么?”


    小宝的小肉手在小毛毯里摸索着。


    秦以悦知道他在找什么,于是从小矮几的抽屉里拿了便签本和笔,放到小宝的小手里。


    小宝认真地在上面写写画画,然后递给秦以悦。


    秦以悦看着伸到面前的便签条。


    上面的字很简单。


    番茄炒蛋、鱼香肉丝。


    小小的字体虽然稚嫩,但很工整。


    由这些字可以确定,小宝的智力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他的智商远在他的同龄人之上。


    五岁的孩子连这几个字都不一定认识,更别提手写了。


    那他为什么不说话?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秦以悦收回飘远的思绪,笑道:“阿姨不确定冰箱有没有这些食材,你先等等哦。”


    小宝又点了点头。


    秦以悦上楼洗漱,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下厨。


    两菜一汤很快就摆上桌了,她还特地给小宝热了杯纯牛奶。


    小宝两眼发光地看着那些食物,不用秦以悦叫他。


    他就乖乖地坐到餐桌旁,看着秦以悦忙碌。


    秦以悦给他添了一小碗饭,又盛了一小碗汤给他。


    小宝拿着汤匙默默地吃了起来。


    秦以悦看着他专注吃饭的样子,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直到小宝吃完饭后,秦以悦才说道:“宝贝,把你爸爸或管家爷爷的电话给阿姨,好吗?”


    小宝本来很放松的表情,顿时变得黯然。


    黑黑亮亮的眼睛里,也瞬间积蓄了眼泪。


    ……


    秦以悦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玛莎拉蒂越走越远,心里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


    一想到小宝刚才的表情,她都以为自己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内心的罪恶感爆棚。


    但她不觉得她的行为有什么错。


    她喜欢简单一点的医患关系。


    病人来医院,她会是个专业、称职的医生;病人出了医院,她和他们的关系就结束了。


    跟患者成为朋友,她不愿意。


    她也不认为有和他们成为朋友的必要。


    小宝的眼泪,却让她分外内疚。


    小宝听到她要贺乔宴的号码时,甩了她一张纸之后,就跑出去了。


    直到给贺乔宴打完电话,她才下楼。


    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看着小宝落寞的小背影。


    好几次,她想走过去抱住他小小的身体,但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


    她不希望小宝经常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没有那么多感情与耐心在忙碌的工作之后,还能对一个陌生的小孩子温柔以待。


    尤其是小宝这种明显要花大量精力去呵护的孩子。


    秦以悦甩了甩头,回到客厅,拿起《病理学》开始看起来。


    过了半晌,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


    秦以悦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微信有人加她。


    秦以悦扫到“周子扬”那三个字时,手颤了颤,没有点接受。


    她把屏幕反扣在沙发上,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书上,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周子扬加她想做什么?


    学成回国见见老同学,还是想看看她过得多惨?


    **


    玛莎拉蒂内。


    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坐着。


    车内稀薄的空气被两人的气压,空气紧绷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





 小宝从上车后就保持着低头的姿势,没有改变过半点。


    贺乔宴脸色铁青地开着车,显然处于盛怒之中。


    不知道是在生小宝擅自离家的气。还是要生那个女人的。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才堪堪停稳,后车门就被人甩上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闪进别墅里。把大门甩得震天响。


    贺乔宴黑着脸下车。


    管家迎了上来,“少爷。小少爷他……”


    “今天的事。下不为例!”贺乔宴淡声道。


    管家的身体颤了颤,“可小少爷很喜欢秦医生。”


    “所以,他就能去打扰别人的生活?”贺乔宴冷冷地反问。


    “少爷。我接下来的话,您可能不爱听。可秦医生是小少爷发生那件事后除您之外,愿意亲近的第一个人。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就回大宅去休养身体。小少爷这边我会让其他人照顾。”


    贺乔宴淡淡地看了管家一眼,进入二楼的书房。


    管家看着贺乔宴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贺乔宴刚在书房里坐下。就听到一声又一声短促、尖锐的尖叫声。还隐约有砸东西的声音。


    贺乔宴闭了闭眼。拉开书房门。


    仅仅分分钟的时间,原本整齐干净的大厅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垃圾场。


    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坏了。


    小宝赤着脚。在满是玻璃碎片的地毯上走动。


    管家、保姆、佣人跟在他身后,却不敢拦他。


    贺乔宴冷着脸。站在二楼走廊的位置,看着小宝撒野。


    直到小宝白嫩嫩的脚被一片玻璃划伤,他才开口。“贺唯非,再闹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贺乔宴只有在生气的时候,叫他的全名。


    小小的身体颤了颤,然后把一个比他还高的古董花瓶推倒在地。


    脆弱的瓷器与坚硬的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上千万的古董花瓶立刻报废了。


    小宝站在一片狼藉中,仰着稚嫩又倔强的小脸儿,挑衅般地看着贺乔宴。


    贺乔宴的眉头蓦地夹紧,一步步地下楼。


    小宝的身体抖了抖,还是倔强地站在那里,任着脚上的血汩汩流出,也不露出半点脆弱的神色。


    贺乔宴缓步坐到沙发上,对管家、保姆等人摆了摆手。


    偌大的大厅,很快就只剩下两人。


    贺乔宴也不看他还在流血的脚,“说说你想干什么?”


    小宝愤愤不平地掏出迷你平板,敲了一行字,“她不要我!”


    “她又不是有病,要你一个烦人精干什么?!你要不是我儿子,我也不要你!”


    贺乔宴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魔音穿耳的尖叫。


    贺乔宴抿了抿嘴,伸手将小宝提溜到膝盖上。


    小宝作势要反抗。


    贺乔宴斜睨了他一眼,凉凉地说道:“跟我谈判之前,先估量一下自己的筹码。”


    语毕,小宝就像被按了关机键,一声不哼地任贺乔宴抱着。


    贺乔宴动作一点也不温柔地将他胖乎乎的小脚丫抬起来,看到伤口时皱了皱眉,伸手把他胖脚丫上的玻璃碎片拔了出来。


    尔后,又从旁边的小抽屉拿出小医药箱,给他处理伤口。


    处理完之后,就没好气地把小宝扔到旁边的沙发上,双手环胸地看着他。


    小宝也瞪圆了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贺乔宴。


    两人互瞪了半晌。


    贺乔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少侠,你能稍微体谅一下你老爹的辛苦不?我一个重要的跨国会议刚开个头,就被人家的电话叫出来解决你的事。事后,你又给我闹这一出。你是觉得你爸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目的就是帮你解决麻烦的?”


    小宝梗着小脖子,不理贺乔宴,连用平板打字的意愿都没有。


    贺乔宴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你有诉求就说清楚,别错过了最好的谈话时机,你又开始折腾,没有人有义务无底限地宠着你。你老爹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向我提出要求之前,做好答应我一个要求的准备。如果你没有这项觉悟,麻烦你上楼反省。”


    小宝的小脸儿上闪过沉思的表情。


    贺乔宴斜靠在沙发上,等着他的反应。


    小宝的小手指在迷你平板上快速移动着,然后从沙发的另一头爬到贺乔宴的旁边,把迷你平板递到贺乔宴面前。


    贺乔宴扫了一眼屏幕,上面写着:我想要秦医生陪我。


    “答应我的条件呢?”


    小宝露出一脸为难,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在上面打了一行字,“我去上学。”


    贺乔宴无语地看着那四个字,“就你这智商,去幼儿园太浪费时间了。还有,你不愿意说话,去幼儿园也没用。”


    小宝闻言黑黑亮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贺乔宴,等着贺乔宴的要求。


    “每天跟我说三句话,每句话不低于十个字。”


    小宝低下头,小胖手很为难地搓着自己的小睡衣。


    贺乔宴看着他的小脑袋瓜子,唉声叹气道:“我上辈子是刨你家祖坟了还是烧你家祖宅了,让你这么折腾我。人家养个熊孩子,还能听到一声爸。我倒好,直接得到一个小闷葫芦加捣蛋鬼。”


    小宝看着贺乔宴,小脸儿上一片扭曲,仍旧是没有说话。


    贺乔宴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行了,我也不勉强你,你爱当熊孩子就当吧。我趁着年轻多挣点钱,以后让你专职败家。谁让你说话,你就拿钱砸死他!”


    说完,贺乔宴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起身离开了。


    小宝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一点也没被他老爸的话给安慰到。


    **


    接下来的一周,秦以悦都在忙碌中度过。


    每天都有两台以上的手术要处理,天天忙成狗。


    她以为会是很难熬的一周,却在奇异的忙碌中度过。


    周五当天,秦以悦出手术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神经质一般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里面有几十条别人给她发的私信。


    其中杨若微的最多。


    秦以悦打开杨若微的信息。


    “以悦,你来不来?”


    “我劝你还是别来了,周子扬和叶青那对狗男女实在太烦人。叶青在我们面前大肆的秀恩爱,周子扬估计还要点脸,没怎么配合她。”


    “叶青还想方设法跟我打听你的事,我根本没理她,不知道其他同学会不会说。”


    “听说他们一起去了秦城第一医院的脑科,一进医院就是副主任医师。尼玛的,这两个不要脸的贱人差点没气死我!”


    “……”


//

“贺少的闪婚暖妻。”

//



• 全文资源加客服 •






壹九肆三

一起分享世界的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