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工资5000元左右的,你就等着面对现实吧!

酸儿辣女 2019-10-13 11:55:17

问:每天怎样才能收到这样免费的育儿好文章呢?

答:只需点击上方「酸儿辣女」关注即可!

原创 |    我制住住倪梅的长篇大论,问道:“重点,有没有重点,婉婉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倪梅听了之后,揉了揉自己眯成一条线的眼睛,努力的回想着,过了一会,她看见我和程以一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挠了挠头发,道:“哎,你刚才说的什么?”    我去年买了个表,买了一个大表!卖萌可耻!    我冲她恶狠狠的喊道:“我告诉你,我是警察,婉婉失踪了,你是头号嫌疑人,把你知道的关于婉婉一切都告诉我,不然我就把你抓走!”    这次倪梅终于是上心了,她努力的睁大自己的眼睛,使得自己看起来像是认真的样子,然后竹筒倒豆般的说道:“婉婉平常只吃一个馒头,但是失踪前的那天吃了两个,婉婉平常生理期是17号,但是上个月17号没有来,一直到她失踪都没有来,婉婉平常不喜欢听课,但是失踪的那天上课她居然没有睡觉,对了,婉婉的日记在我这。”    一听这话,我和程以一对视了一眼,就是这个,女鬼让我来找倪梅肯定就是因为这本日记!我激动的道:“对对对,就是这本日记,你快点拿来。”    倪梅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我恶狠狠的道:“快点拿出来,你这是妨碍办案,我真的要拷你了!”说完这话,程以一居然往前走了一步,作势就要抓倪梅。    倪梅花一听这话,嗷的叫了一嗓子,然后飞速的冲到了教室里,程以一捋了捋头发,对我道:“好像是演过了……”我使劲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着在喊人叫出倪梅时,倪梅居然已经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红色的日记本,塞到我的怀里,然后头也不回的直接冲进了教室。    也就是这么天真萌呆的小姑娘会被我唬住,不过日记到手,线索我有,女尸style,走起!    我和程以一溜出校园,碰见那个门卫,我深沉的冲他点了一下头,不曾想到,那胖胖的门卫眼里露出坚定的目光,唰的一下冲我敬了一个军礼!    我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淡定,深藏功与名。    我和程以一出了校门之后,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然后掏出这个日记本,一般小女孩都有日记,当然排除程以一这种疯子,日记本是那种带锁的,所以女鬼比较放心的放在倪妹那里,当然锁是很简单的那种,我双手扯住笔记本,使劲一掰,那日记就打开了。    程以一见到我打开日记,对我道:“咱们偷看别人的日记好像不好吧。”我点了点头道:“好像是不好,那你别看了。”程以一打了我一下,道:“没事,反正她已经死了。”我:“……”    翻开日记,我直接找到最后一页,距离女鬼出事最近的日子线索肯定最大,日记的最后一篇是8月27,上面寥寥数字:“晓宇不要我了,我要自杀!”    看到这里,我赶紧往前翻,看来这个晓宇就是女鬼自杀的关键人物,往前翻了几篇,都是说女鬼和晓宇怎么幸福的日记,读来满脸都是小女孩的思春暧昧,没有一点的营养,只是日记里根本没有说晓宇是怎么来头。    再往前翻了了一段时间,这篇日记是在5月7号,日记里说道:“我看到一个干净的男孩,干净的让我心动,他总是站在树底的阴影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忧郁,我想,我喜欢他。”我对着程以一道:“找到了,看来这就是女鬼开始认识那个晓宇时候,我们只看往后的事情就行。”    程以一点了点头,对我道:“快看快看。”    其中6月6号的日记看的我有些吃惊,里面记道:“今天我偷偷的跟着晓宇,可是到了殡仪馆,我就跟丢了,我自己很害怕,可是,找不到晓宇我更害怕,为什么晓宇不跟我说他在哪里住,我不嫌他穷,为什么他不告诉我他在哪?还有,为什么别人看见我和晓宇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怪怪的?”    在往后翻,日记就没有多少有用的东西了,总之这就是一本典型的发春时期少女的日记,充满了患得患失还有一些自以为是的小幸福,我合上日记,对着程以一道:“你怎么看?”    程以一道:“找到晓宇就知道了。”我对她道:“你可真聪明,不过怎么去找晓宇?”程以一皱了皱鼻子,抢过日记,胡乱的往后翻起来,她这随便一动,倒是从日记里面飘出一张照片来。    照片飘飘忽忽的到了地上,我捡起来一看,照片上一个男生,白白净净,却是很秀气,他站在树下,斑驳的阳光洒在身上,配上一身白衣,对于思春期的女孩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    我捡起来,砸吧砸吧嘴,对着程以一道:“小伙长的不错,难怪女鬼会为他自杀。”我说了半天,那个疯女人都没有动静,我抬头一看她,发现她正睁着大眼使劲的瞅着照片,我心里有些酸溜溜的道:“怎么了,你也看上这个小白脸了?”    程以一一听我说这话,脸上表情一抽,道:“考,我才不会看上他,你没看见他眉宇之间有那么多的黑气吗?”我看了一眼,道:“好像是,那有怎么了?”程以一道:“说不出来,看见这人我心里极度不舒服。”    听见程以一这么说,我心里有些窃喜,不过接下来程以一的那句话就让我笑不出来了:“我就觉得这个人像个死人。”我知道程以一这死人不是骂人的话,而是真正的死人!    我有些不自然的将照片塞到程以一手中,道:“不会吧……”程以一反问我道:“你有没有注意,这日记之中,晓宇是突然出现的,然后突然介入女鬼生活的,从女鬼的日记之中也根本看不出这个晓宇到底是个什么人,就像是个迷一般。”    我仔细思量了一下,貌似程以一说的很对,程以一见我点头,立马做小女孩状,说道:“是不是觉得人家很聪明?”我真心搞不懂这程以一到底是什么性格了,见鬼来疯,平常还爱卖个萌,大大咧咧的偏偏关键时候还心细如真,百变女王啊!    话说程以一卖萌比起倪梅可是可爱多了,尤其是加上她那大大的黑眼睛眨巴眨巴,撩拨的我心里痒痒的,我好容易收起眼神,对程以一道:“那我们怎么找这个谜一般的晓宇?”    程以一摇摇头道:“不知道呢,女鬼生前跟踪过那人两次,都被他逃掉了,我们怎么去找?”    程以一说的没错,日记里却是记了两次,女鬼跟踪晓宇两次都是未果,我灵光一闪,对程以一道:“你说这个晓宇可能是死人?”程以一摇了摇红唇道:“我只是觉得他不像活人。”我继续道:“女鬼跟踪他两次都是在殡仪馆消失的,会不会……”    接下来的话我没有说出口,只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程以一一听我的话,眼睛里却是亮起了晶光,像是贪财的乞丐见到了满地的人民币一般。    我看着程以一,程以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殡仪馆!”两次晓宇失踪都是在殡仪馆,这晓宇肯定跟殡仪馆有牵扯。    要是到殡仪馆我反而放心下来,因为殡仪馆我们有人,九爷貌似在那很牛逼的样子。    我和程以一快马加鞭的来到殡仪馆,cs市有很多殡仪馆,九爷那个只是其中一个,而女鬼在日记中根本没有提到她跟踪的是哪一个殡仪馆,不过九爷的殡仪馆离着这个学校最近,所以可能性最大。    在路上,程以一小脸就开始涨红起来,我知道,这又是她开始兴奋的表现了。    到了殡仪馆,我找到九爷,九爷听完我说话,眉毛一挑道:“你说跟你一起来的那两个人失踪了?”我还没有回答,程以一就抢道:“是啊,失踪了,失踪了,女鬼说被他们抓走了。”    九爷看了一眼程以一,哼了一声道:“还女鬼,就你这样能见到鬼?”    程以一嘟了嘟嘴巴,没有说话,九爷挠了挠自己有些稀疏的头发,然后说道:“拿过照片来我看看。”我一听九爷这么说,知道事情有谱,赶紧从日记本抽出晓宇的照片,九爷一看到这照片,那矍铄的眼神一下子更犀利了,他失声道:“是他!”    我和程以一同时喊道:“你认识他?”九爷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变,最后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起来,叹气道:“我只是一个烧死人的糟老头子,管不了这么多了,前世因,后世果,可是那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和程以一瞪着眼睛看大发感慨的九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九爷指了指旁边一处低矮的房子,对我和程以一道:“你们要找的人,在那里面。”    我顺着九爷的手指望去,头皮一下子发麻起来,因为我知道那些低矮的房屋之中放的是什么东西,如果说殡仪馆火葬场中怨气最大的地方不是停尸房,就是这些低矮的小房屋,你问为什么?    停尸房放的一般都是要烧的那种尸体,都是有人认领的,而这小平房停放的都是一些无人认领,横死大街上的一些尸体,后来我在殡仪馆工作的这段时间,灵异事件多发的地点就是这些小平房,里面挺尸的那些,怨气极大,你若是八字不硬,或者时运不济,进去之后肯定会生一场大病,重则直接挂掉,所以以后去殡仪馆,火葬场,这种地方千万不要乱闯,这一段话不是小说,切记。    话说我一听九爷居然让我去那个小平房之中找晓宇,我心里就凉了一截,程以一在那边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那小平房看起来好神秘!”我怀着一线希望的对着九爷道:“九爷,晓宇是看守小平房的人啊,想不到他这么年轻,居然胆识这么过人。”    九爷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我,他讥笑道:“你也是殡葬学院的,你听说过那种地方要看守?”九爷这番话直接把我心里最后的一点奢望都给浇灭,我还想在问些什么,但是九爷摆了摆手,进到办公室里面,拿出小平房的钥匙,轻声的道:“跟我来吧。”    我和程以一跟着九爷来到那个狭小的平房之中,这个房子的门用那种军绿色的大布毡挂着当门帘,房子不透气,没窗户,九爷走在最前面,掀开布毡,用钥匙打开小平房的门,然后摸到灯绳,打开。    常年不见光的平方终于是在这一刻重新见到了光芒,一具具蒙着白布,横陈在停尸床上的尸体,似乎诉说着多年来的苍凉悲哀,在这些死者面前,九爷,我还有程以一,都是满怀自己的心事。    因为我自己是从事这个行业的,在最初的恐惧之后,我对于死亡很是虔诚,对,只能用虔诚这两个字来形容,这几年里,我见过不管是生前多么风光,多么权势的人,只要是躺在灵床之上,跟路边的乞丐没有什么区别,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我不知道的人生的价值在哪,但是我知道,人生的归宿,都是那一抔黄土。    扯远了,九爷声音一直洪亮,但是进到这个小平房之后,脚步声似乎都放轻了下来,似乎是不想惊扰了这里面长眠的逝者,虽然后来我对于这些死者是满怀虔诚,但是在那时候,我第一次进到小平房时,我心里是翻起了惊天巨浪。    小平房不高,两米多点,不到三米,人进来之后精神上出现很大的压迫感,头顶上的灯是那种十年代的灯泡,灯光发黄,屋子里面那些停尸床下面出现很多的阴影,小平房的温度不高,大概是在零度左右,我们三个进来之后,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寒战。    其实比起气温上的寒冷,这个小平房里面的氛围才是真正渗人的,看着昏黄屋子里的大片阴影,还有停尸床上直挺挺的那些尸体,其实我觉得的最吓人的就是尸体上蒙着的那些白布,那些白布盖在尸体身上,在五官的支撑下,白布呈不规则的隆起,也许是因为见到女鬼之后我心里有些变态了,总是觉得那盖着尸体脸的白布会轻飘飘的被尸体吹起,然后露出一张或是发青,或是发紫的尸脸。    我甩了甩头,将心中那吓人的想法甩出脑子,九爷的脚步没有在这些停尸床旁边停留,一直往前走着,而我在他身后一直亦步亦趋的跟着,走了一会,我感觉不对,这个屋子不大,又安静的很,所以走在这里面的脚步声能够清晰可闻,为毛现在我只能听见我和九爷的脚步声?    难道是……我有点不敢想了,我知道程以一是个疯女人,说不定真的见到什么灵异的东西直接就跟着去了,我顾不得害怕,回过头,想要看看程以一的行踪,可是小平房之中空荡荡的,也不是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蒙着白布的挺尸,哪里还有程以一的踪影!    我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弄丢了楚恒跟刘涛我就心里挺难受的了,再把这个捡来的如花似玉的程以一弄丢了,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我一把抓住前面闷头走的九爷,哆嗦的说道:“九……九爷,程妞不见了!”    九爷一听这话,回头看了一眼,等他发现程以一不见了之后,脸一下变得铁青,他咬牙切齿的喊道:“程家丫头要是在我这丢了,那个老疯子肯定会把我拆了的!”我不知道九爷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九爷说完这话之后,我突然听见在小平房的东北角那块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    九爷低声说了句:“完了,难道是鬼门大开?”一听这话,我就有些想怂,一个鬼都够呛了,还他娘的鬼门打开,那我还够打酱油么!    九爷说完这话之后,就听见东北角落传来一阵轻笑,九爷听见笑声之后脸上戒备之色更重,他低声道:“宁听鬼哭莫听鬼笑,这次看来是来了一个大头的!”话说九爷不带你这样吓人的,九爷说完这些话,我早就有使用必杀技——尿遁的觉悟了。    就在我双腿有些发软,估摸着必杀技也使不出来的当口,九爷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扭曲起来,他那有些发青的脸一下变黑了,下巴上的几根山羊胡子几乎翘上天,九爷用他的招牌大嗓门喊道:“给老子出来!”

一个人,月薪5000元左右

你先别得瑟

税前5000元!满满的,你先拿着喔~


三险一金

养老8%=400元,

医疗2%+3=103元

失业0.2%=10元,

公积金12%=600元

400+103+10+600=1113元

个税起征:3500元

个税≈12元

实际到手=5000-1113-12=3875元

房 租

不要住得太潇洒,

800元/月

3875-800=3075元


生活基本

水费、电费、煤气、宽带、电视

一个月

全部加起来一共只算200元

已经很节约哒~~~

3070-200=2875元


交通费

上班公交(不打车)

多步行····

默认单程2元,

4元(来回)*22天(双休宅在家里)=88元

偶尔迟到加班,打的100元

2875-88-100=2687元


吃饭伙食

早餐5元

午餐15元(盒饭……)

晚餐15元(盒饭……)

这绝对是良心价

现在15元真的不知道可以吃什么了…

不算零食、下午茶、点心……

35元*30天=1050元

2687-1050≈1637元


生活必需品

牙膏、牙刷、洗发水、肥皂…

毛巾、洗衣粉、刮胡刀、花露水…

每月共100元

不做发型!不做汗蒸!不准洗脚!

理发每月30元

每月只用130元,

外表应该看上去比较干净!

1637-130≈1500元(取整)


服装鞋帽

购置衣鞋裤包,拒绝当季产品

直奔打折的地方,或者淘宝

每个月买一件300元的,

能穿出去见人的…

即使这样的穷人版消费

我的口袋里还是只剩下:

1500-300=1200元


通讯娱乐

电话费、流量费50元

交友、娱乐休闲费用

看个电影、吃个烧烤、吃顿大餐、泡次酒吧、唱次KTV

以上项目不能每月全做一次,

请自行节约选择

没女朋友每月500元,

有女朋友1000元,

折中750元

1200-50-750=400元


人情礼数

以1个月出现一次朋友同学

结婚、生崽、搬家、生日、过世…等事件

每月仅仅只算最低消费200元

400-200=200元


原创 |  话说九爷这中气十足的话一喊出来,我身上的负面情绪一下消失不见,九爷不愧是九爷,面对鬼门即将大开,会笑的鬼说话都是那么的霸气,在他身上我见到了在这社会上早已消失不见的侠义之风,九爷实在是我辈的英雄典范。    我脑子之中对于九爷的滔滔崇拜之情还没有完全抒发出来,我就看见程以一从东北角上怯生生的站了起来,她脸上还有强忍着的笑意,一看见程以一这表情,根据我对于这个疯女人的了解,我一下子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她虽然不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但是凭借她的手段,她肯定感觉到了这地方的怨气极大,对于这种对于鬼魅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的疯子,她肯定是想着等我们出去之后,自己在这里面瞎搞!    我现在有掐死程以一的冲动了,掐死,不行这么美的妞掐死可惜,还是掐死之后奸尸比较靠谱!    我回头瞥了一眼,看道九爷老头几乎要黑爆的脑门,我不知道九爷战斗力是多少,但是看见那些警察还有武大郎都对他服服帖帖的样子,知道这人肯定是混的不错,我生怕程以一这次胡闹会把九爷给惹怒,赶紧快步冲到程以一身边,拉着黑着脸,将程以一拉了过来。    九爷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但是最终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小宇宙,冲着程以一哼了一声,低声的咆哮道:“要是在胡闹,我让你一辈子躺在这!”    虽然只是威胁,但是这话语中的凉意谁都能感受的到。    见到九爷回过头去,程以一冲我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我冲着她扬了扬拳头,告诉她要小心一点,不过这拳头配上我脸上****的表情,应该没有多大的杀伤力。    九爷并没有理会我们两个在后面的小动作,直接走到了小平房最后面的一排,那里有一排柜子,九爷走到那里,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思量了一会,他转过身来,对我们两个道:“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也管不了了。”    我不知道九爷这话什么意思,但是能听出他话语之中深深的无奈,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九爷开始在墙上的橱子里找起编号来,九爷一直自言自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反正他说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过了一会,九爷停在一个橱子前面,用手拉住橱子抽屉上面的把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使劲的往后拉了过来,轰隆一声,也许是因为年代太久远了,这抽屉一拉出来,竟然带出了一些尘土。    九爷拉出的当然不是抽屉,而是类似于抽屉的停尸床,相比起小平房里面随便放的那些尸体,这些抽屉里面的尸体年代更长一些,九爷将抽屉拉出了大半,露出了蒙着白布的尸体,他背过身去,对我们两个道:“你们看吧。”    虽然进小平房之前,九爷一直暗示我晓宇是挺尸在这,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我心里还是极其别扭,听说是一件事,让你接受这个现实,又是另外一件事。    虽然我别扭,但是我身边的那一个疯婆子却一点不别扭,看见尸体蒙着白布,眼疾手快的捏到白布的一角,然后使劲的往旁边一拉,白布刚刚被揭开,我就看见白布下面的尸体随着白布忽的一下坐了起来!    当时我就做了一个跟楚恒还有程以一当初做过极其操蛋的事情,转身就跑,可是惊乱之下,根本就是慌不择路,我转身没有跑两步,就之下冲到了停尸床上。    我大腿撞到了停尸床上,磕的我大腿根生疼,我脚下没根,身子直接扑到在那停尸床上,我面对面的跟床上的尸体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入手生硬冰凉,还有尸体上独有的那股气息一下子钻到了我的鼻孔眼之中。    当时我的心情很慌张,以为身后的尸体活了,气息很乱,嘴上气喘如牛,吹出来的气直接呼到了那蒙着尸体的白布之上,白布被我吹的一动一动,但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吹动的白布,而是以为我压着的那个尸体又他娘的活了!    我差点就要疯了,前有狼后有虎,要是不我的心里素质稍微好点,这两下就直接把我给活活吓死了。    这时候九爷在后面猛地大吼了一声:“小赵!”九爷这声音简直就像是舌粲春雷,一下子将我从浑浑噩噩之中给惊醒了过来,听见这九爷略带责备的声音,我心里安定了许多,手忙脚乱的从停尸床上站了起来。    我有些颤抖的对九爷道:“九爷,我刚才看见那个抽屉之中的尸体好像是坐了起来!”九爷还没有说话,程以一立马道:“你快过来看看,快过来啊!”    说实话,我不想过去看,但是九爷这时候悠悠的说道:“这是你自己的槛,你若是过不了这槛,一辈子别想干这个行业。”    九爷一说这话,我心里立即打了一个突突,这将是我以后的职业,在这社会之上,我没有文化,就能吃这口饭,若是我不能把握这个来钱较快的工作,我以后只能回到乡下种地了。    两相抉择,我只能妥协,在生活面前,就算是恐惧,也会被我们死死的压下,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还是整个社会的悲剧,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入殓师。    听了九爷的话,虽不能说是醍醐灌顶,但是我心神总算是收敛了回来,程以一见到我发愣,直接过来拉我,嘴里不满的道:“你过来看看嘛,真的是晓宇啊!”    我一边往那走,一边小声的嘟囔道:“我真的是看见他坐了起来。”程以一道:“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也看见他坐起来了。”    听见程以一说看见尸体坐起来我反而是不怕了,因为我知道程以一十不能见鬼的,所以她能见到那尸体坐起来,就说明那不是鬼。    凑到那尸体旁边,尸身上面蒙着的白布已经揭开,尸体并没有腐烂,看着好端端的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我端详了一下尸体的脸,苍白没有血色,眼圈深陷有些发黑,眉清目秀,跟照片上的晓宇一模一样。    我有些吃惊,道:“这真的是晓宇?”程以一再一旁叽叽喳喳的道:“绝对错不了,我家传有相面之术,这人眉眼中的郁气根本别无分号,所以他肯定是晓宇!”    说完这话,程以一忽然伸手摸到晓宇的头上,我刚想阻止,却见晓宇的尸体一下子被扶了起来,那感觉尸体轻飘飘的,根本没有重量。    看到这里我有些大惊失色,对九爷道:“九爷,这晓宇死了多长时间了,这怎么跟个纸人一样?”    九爷叹了口气道:“这人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停在这了……”九爷说完这话,就落实了我和程以一的推测,女鬼果然是撞鬼了,那么女鬼上吊,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晓宇的引诱。    我九爷的说法之后浑身不舒服,再看看床上躺着的那酷似纸人的晓宇,我张口道:“难道晓宇自己从这里爬出去,找到了女鬼,他是怎么爬出去的,还有,他为什么要找女鬼?”我知道这事件是个灵异事件,但是要我相信一个尸体能从停尸房爬出去,我多少还是不能接受,这比起见鬼还不能接受,因为那时候我的想法就是,鬼是灵魂之类的东西,很虚无缥缈,但是尸体这东西是有形之物,怎么也得遵守物理定律啊!绝对不能穿墙!    九爷人老精,从事这行业已经不下五十年,什么东西没见过,他听见我这么说,低沉的道:“这已经不是尸体了,而是尸壳,只是外面空空的一层皮囊,里面的东西,早不知道去到哪里了。”    九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飘渺,我不知道他是在说些形而上学的东西还是一些唯物辩证的东西,一个尸体里面的东西不知道去哪了,这比见鬼这件事情还要荒诞。    我再次看了一眼那酷似纸人的晓宇,对程以一道:“你怎么看这事?”程以一早就失去了最初的那股兴奋劲,对我道:“老头说的对,这只是一具空壳,造孽的东西,早就消失不见了,咱的线索,又断了。”    我摇了摇头道:“不不不,非但线索没有消失,现在我们反而确定了女鬼的死肯定跟晓宇的死有直接关系。”程以一眨着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追问道:“然后呢?”    我道:“假若你跟九爷是对的,这个晓宇造孽的东西害了女鬼,那么晓宇为什么会去害她呢?我想,只要是我们弄明白了晓宇是怎么死的,就知道晓宇害女鬼的动机了。”    程以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问道:“那晓宇死了十几年了,怎么去查当年他是怎么死的呢?”我见九爷满脸思绪的看着晓宇的尸体,对着程以一努努嘴,示意她九爷肯定知道。    程以一见我示意,立马挽住九爷的胳膊,用甜的发腻的声音道:“九爷爷,您知道晓宇是怎么死的吗?能不能告诉我们两个?”    这声音又嗲又软,酥到人的骨子里面去了,在加上程以一那有些祸国殃民的青纯面孔,就算是九爷这种糟老头子也招架不住。    果然九爷一看程以一撒娇,立马道:“别叫我九爷,我可当不起。”九爷话还没有说完,程以一继续嗲道:“九叔叔,九哥哥,小九九……”别说九爷,我一个20岁的小年轻听到之后都酸的浑身发麻。    九爷虽然大风大浪的见多了,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撒娇,九爷登时就失去心底防线,道:“认识,认识,去……去那个摩托车厂。”    我还记得上一次跟女尸化妆穿衣服的时候,晚上九爷直接杀到了那里,这老头早就知道那个地方灵异,十几年死而不腐的晓宇直接挂在那里,还有女尸也挂在那里,就算九爷不说我也会去那里看看。    程以一听见九爷说摩托车厂,立马松开手,拉着我的手就要冲出去,我顿住身形,对身后推抽屉的九爷道:“九爷,你不跟我们去吗?”九爷背对着我们,缓缓的摇了摇头道:“老了,想得也多了,你等等我去给你拿个东西。”    三人从小平房中走了出来,外面的太阳暖洋洋的,烘的我浑身舒畅,连同小平房里面的经历也淡忘了一些,要是不是因为这些事,我和楚恒在宿舍打一把dota那是多么美滋滋的日子,晚上再吃几个大肉包子,人生最美的事情,莫过于此啊!    可是,楚恒不见了,我身上,还背着案子,找不到女尸,我不大光明的前程就彻底没戏了!    九爷进到办公室里找要给我们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影看多了,一般这种情况下,这九爷这种隐士高人,一般会给我们这些小人物一些逆天的宝物,什么鬼魅之流,见到这宝物,都只有乖乖投降的下场。    当然这只是电影还有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在我无限期待的目光之中,九爷终于是拿着一张纸条出来,递给我道:“去摩托车厂之前先去这个地址吧,对了,买些东西,不容易啊。”    我一听九爷这话,双眼立马一红谁说不是来着,我他娘的是一爱党爱国的好现代青年,不曾料想到,居然是见到鬼了,真是不容易,程以一见到我脸上有戚戚的样子,拉了拉我的衣服。    我看着九爷看我的眼光有些异样,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对着九爷道:“九爷,你说的真对,我太不容易了!”九爷一看我摸样,立马喊道:“赶紧滚蛋,你们两个小混蛋玩意!”    我不知道哪里惹了九爷生气,但是我还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巴,拿着那张有些泛黄的纸条,离开了殡仪馆。    纸条山的地址是cs市某一个村庄,从纸条的质地来看,这纸条应该是有一定年数了,程以一抢过纸条,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闻,随后道:“这纸条看起来像是藏宝图,你说是不是那个老头给我们留下的什么宝贝?”    我道:“那个老头抠搜的,肯定不会,你么听他说么,还要我们买点东西去呢!”程以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公交车肯定是没有直接到那个村庄的车,我和程以一只好来到长途车站,坐长途车到那个村子所在的县,两人车票共46,好在我从李浩那里挣来了不少的钱,要不我真的没有能力来这么奢侈的随便乱窜。    坐上车之后,我拿着手机再次给楚恒还有刘涛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声音浇灭了我的侥幸心理。程以一似乎知道我心情不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怔怔的看着车窗外面,一路无话。    等着车到了车站之后,我下车惊住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有种到家的感觉,诚然这个地方不发达,不漂亮,甚至连网吧都少的可怜,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温馨,或许我的性格就不适合在大城市发展。    程以一来到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我心里想着对于一个乞丐来说,这个小县城应该也算是发达的,我自动忽略了九爷口中的那个女性强大的程氏家族。    来到县城之后,只是到了目的地的一半,我和程以一沿着那地址找去,在化峪镇刘家村,自己生活在农村,自然知道很多乡镇没有通车,我都做好开着11路到纸条上的那个地址去了。    程以一在这个破败的城镇之中东看看西瞧瞧,然后皱了皱鼻子道:“这个地方不好玩。”我道:“怎么不好玩?”    程以一道:“闻不到鬼的味道,当然不好玩。”我:“……”相比起城市来说,农村自然是淳朴了一些,那些怨气也小了一些,程以一的说法不无道理。    我记着九爷说的话,让我买点东西带着去那个地址,这个破旧的县城之中根本买不到什么好东西,我问道程以一:“程一一,我们买什么东西?”    程以一道:“我叫程以一,不是程一一,我想吃旺仔小馒头。”    你说我怎么这么贱呢,问程以一这个疯子干嘛!    我买了一箱纯牛奶,然后在小摊上买了一把香蕉,又买了一些苹果,总共花了64.5,九爷交代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对于我来说,这些东西就是挺好的了。

在你女朋友不化妆、不护肤、不做头发的基础上……

就剩这么多了……

别问我为什么不去旅游、不吸烟、不喝酒!!!

就剩这200块了,我还要攒钱买房呢!

一年可以攒下2400大洋!

那么问题来了

小伙子成年了想结婚?

对的,结婚先得买套房子。

目前的房价水平

毛坯100万小户型60平x10000/平

+

装修30万一般般的经济型简单装修

+

车位20万看清楚是车位,不是车库

约为150万,150万除以2400元约等于……

625年!!!

好吧,625年后,就可以娶老婆、住小房子了。。。

如果穿越回去,那么你从明朝永乐皇帝(朱棣1360年-1424年)时期打工到现在,
刚刚好哦,亲!今年就可以娶老婆了!!!


这年头

没duang啥的,还真活不下去啊...

更何况

如果你的月薪都还没达到5000呢?

哎!心都碎了···

原创 |说来也巧,我和程以一在那买东西的时候,程以一一听说要走着去那个地方

强烈推荐

平胸穷三代,腰粗毁一生。 

脸大不是病,腿粗要人命。 

赶紧减肥,赶紧瘦!!!

瘦身时刻


▲长按二维码“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