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不懂球的胖子,还是想着这几千万?

Vesta美富生活家 2018-01-11 10:50:19


Vesta美富生活家 | 反击平庸的生活 让你永如夏花之绚烂




2017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国公开赛:


马龙+樊振东+许昕+教练秦志戬+教练马琳=“无心恋战”。或者,叫“退赛”。


教练马琳+教练秦志戬+队员马龙+许昕+樊振东+退役的王皓+退役的陈玘=想念刘国梁。


作为国球,这事已开始没玩没了。



有人精心算了这么一笔账:


张继科=美津浓+华润怡宝矿泉水+Butterfly运动包系列+可口可乐+李宁超轻9跑鞋+蒙牛纯牛奶+平安车险+燕京啤酒+东风悦达起亚 and so on。

另外,张继科=直播

Total sum 张继科=收入6000万。《体坛周刊》发布的体坛财富榜,张继科收入6000万,仅次于孙杨。提醒下,这是去年的数字。

马龙又是谁?


马龙=奥迪+李宁+伊利+科颜氏 and so on


刘国梁离任国乒总教练,恐怕这只是一个导火索。虽然权威部门尚未证实这一猜测。


是热血男儿冲昏了头,还是世上无难事,恐怕有利益?


无论是“想念”,还是“罢赛”,如果我们从利益角度出发,或许会呈现另一种假象。虚无缥缈,又真真切切。


刘国梁一走,张继科肯定第一个“想念”。


这要从蔡教头说起,他要搞乒乓球“创业”,而且是“第三次创业”,弟子刘国梁是“工程师”。有人回忆,刘国梁在竞聘乒乓球队教练的时候都是以“第三次创业”作为竞选主题。


这次创业的目的,是为了让球更好看,有人气。




创业的原因,却是国球无比强大,大小赛事几乎没有悬念,不够刺激,逐渐失去群众基础。与足球、篮球不同的是,这种比赛,赢没有看点;输才能引起注意。


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国球创业开始。


刘国梁摸索了4年,碰壁了4年。直到里约奥运以后,直播的兴起,加上继科的帅气,似乎找到了一条康庄大道。但对蔡教头、刘国梁来说,这依然是“举国体制”下的商业活动。换句话说,在这体制下,纳税人支持了运动员,国家培养了运动员。但是,这不是一堵不透风的墙。


要人气要看点的重任,就将落在作为个体的明星身上。


矛盾很快产生。


国家体育总局(简称“体总”)对运动员,特别是明星运动员的商业活动及其行为有一套严格的管理程序。


1996年,体总发布了505号文件。也就是,《关于加强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等经营活动管理的通知》。通知中,在役运动员的无形产权属国家所有。由于国家在培养国家级选手方面付出了很多,维护国家利益是我国运动员的责任。

然而,体育产业的发展过程中,505号文件的一些内容已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甚至引发了法理上的热争议。


于是,体总在2006年发布了《关于对国家队运动员商业活动试行合同管理的通知》,也叫做“78号文件”。


通知规定,“运动员商业活动中价值的核心是无形资产,包括运动员的姓名、肖像、 名誉、荣誉等”。对于“商业开发活动”,78号文件这样说的,“应当服务于项目发展和运动队建设,有利于运动队的教育和管理,不得冲击队伍的正常训练秩序,影响队伍的稳定和发展。要保障国家队训练竞赛任务的顺利完成,同时依法保障运动员的权益”等。


78号施行,505号被废止。


众人鼓掌叫好,“在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国家所有”这一条被废止。


但是,国家队将运动员形象用于商业用途,是国内体坛的“潜规则”。虽然“无形资产的归属“被废止,但是新文件也完全没有完全认可运动员在商业活动中的自主权。可左可右,模棱两可、不具实际操作性的描述性规定出现了文件中。


于是,505号阴魂不散。


2011年8月,游泳世界冠军孙杨连发多条微博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代言”,被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领导带去参加某饮料的签约仪式,不满的他使用了18个感叹号。


体育管理中的传统行政思维与运动员商业活动中出现的法制化意识、个性化表达,两者矛盾在多元社会表现的更加激烈,而且从未中断。


这次“退赛”,或许也是两种思维方式的激烈冲突。




这里要说说运动员的培养模式,放眼世界,大体两种:


培养1=国家出钱培养+社会赞助。


在1模式中,运动员训练因需巨资,所以有义务配合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培养2=自寻赞助+0国家出资。典型如大多数美国运动,还有中国的李娜。在役时,李娜团队一年开支约400万元。


因为模式2是自负盈亏,与纳税人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在模式1里,目前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文件来支持或约束运动员和管理机构的行为。于是,很多问题自发产生,如明星运动员是否有义务参加?能否拒绝?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利益又如何分配?


之前在某个项目中心有这样的公式:签约由中心批准,收入归中心所有;分配的公式=运动员1/3 + 中心1/3+大赛奖励1/3。


但是,运动员觉得个人权益受损,只能忍气吞声。一旦越界,或许选拔不了进大赛。如果是乒乓球运动员,一辈子打陪练那也是可能的。这次“退赛”绝非偶然,如果牵扯到利益,那应该借此事作为一个改革的良机。如明星运动员商业活动中的利益分配制度。减少对立和冲突,对得起观众,才是体育竞赛的精神。


毕竟,赢球的成了明星,输不起的是观众。对了,纳税的也是观众一样的普通人。

 


 

案例整理(来自媒体公开报道)


马家军为奖金兵变


1994年12月,因为对奖金分配不满,马家军中的800米世界冠军刘东率先离队,接着亚运会后7名男队员不辞而别。同年12月11日,王军霞等人要求与马俊仁平等对话未果后,愤然率领十余名队员离开训练基地。马家军自此陷入低迷,直至雅典奥运会慢慢从人们视线中消失。


2006年,同是田径运动员的孙英杰也因为奖金与教练王德显闹得不可开交。


田亮吃“独食”被开


2004年田亮被开除出国家跳水队,最大原因就是频频以个人名义出席商业活动。雅典奥运会后,田亮一直身处镁光灯下,在该年10月到次年1月短短数月中参加了数十次商业活动,且多是以个人名义出席,多次沟通未果导致跳水队痛下杀手,将其调整回陕西队。郭晶晶就是个例子,她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直到罗马世锦赛功成身退,主要在于所有商业活动收入都是跟游泳中心及中国跳水队平分。

 

 

 


END


由美国绿庭独家冠名赞助播出的《太子菲看房记》第一季 “Selling DC”火热上线,每周五(中国时间每周六)准时更新,请您持续关注Vesta美富生活家,了解美国房地产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