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看完才知道为何要去柴达木|单人环游中国图文纪实第五章【下】:柴达木到敦煌

在远方 2018-01-11 07:26:27


这部短片推荐大家点击文末

【阅读原文】

看超清画质




小二看茶~



茶卡盐湖到敦煌800KM

7月28日下午,我从茶卡正式进入柴达木盆地

沿茶德高速德小高速柳格高速经大小柴旦

湖,于29号晚到达

敦 煌

上段路文详情请点击公众号首页【往期图文】



柴达木盆地是中国海拔最高的盆地,平均海拔3000m左右,昼夜温差非常大。盆地里盐湖众多,要是我的昂胖子是四驱越野派的,还真想依次拜访各个盐湖。


茶卡盐湖一路往西,算是正式进入了柴达木盆地,一路上根本不用担心路面的平整度,只是需要随时注意汽车的水温表和轮胎的胎压,还有一点,这里的高速是半开放式的,小心在经过为数不多的村庄时,围栏外突然闯进来的牲畜。



因为28号的早上,在茶卡盐湖醒来睁开眼时,发现几个破小孩儿趴我车窗上,观察我睡觉,然后挡着反光,隔着玻璃对我是指指点点嘻嘻哈哈,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所以从那之后我就调了个头睡,以后要是再发生这种群体集会事件,我就可以比较方便的直接把脚丫子伸过去了



上段路文详情请点击公众号首页【往期图文】

5:盐湖到柴达木


王の临幸

正如上篇路文所讲,离开外星人遗址后,我睡到了怀头他拉服务区,别看这里白天炎热,晚上真的是冻成狗的节奏。出发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脸皮的厚度随着与上海距离的增加,日趋角质化。

早上本来打算继续蹭顿早饭再上路,无奈我起的比荒漠厨霸还早,于是用神器简单洗漱后,就拿出了炉灶和小锅,在这大戈壁里支起了我的早餐摊。


“我,我我..选我选我...快临幸我啊大王...”

“你们这些个嫔妃,一大早就在朕的后宫里是吵吵闹闹,真是让寡人好生头疼!”朕扶住轿门,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王~今天这么早就过来,想必定是腹中饥馑,声如莺啼了吧...."

顺着清香寻去,娇女白皙,一头青丝盘着只素朴的海葵鱼骨簪子,香腮两鬓有涓涓细发柔拂而下,末了轻松的打了个卷儿,落在行礼的玉臂和白袖上

“南越宫的什锦美人..爱妃快快请起!”

妙玉玲珑轻起罗裙,面若桃花柔柔婉言:这不毛之地烈日炎炎,大王近日又受尽车马劳顿之苦,理应祛除心燥,身近些清淡之物才好。

“嗯...爱妃所言甚是,那依爱妃看,朕到底该临幸谁呢....?”

美人羞合媚眼,低头斜着玉盘却不作声响,两片粉唇欲言又止...

花落流水片刻,只偷偷瞄了一眼那只火红大鼎

哈哈哈,那寡人今天早上就临幸于你了!!!美人~来来来


“太嚣张了,小碧池!”

“这贱人...又得宠了!”

车里的红烧牛肉面火锅煮面气的咬牙切齿


我轻轻拾起一包海鲜什锦拉面,揉开蝉衣,送入锅中......




走到这里,便是小柴旦湖了,再往前就是小柴旦枢纽,往北可以去敦煌,继续往西,就可以沿国道横穿塔里木盆地。

前面对向车道里那栋红顶的建筑是厕所,这边统统是旱厕,没有水,蹲了出来绝对会被人踢下车,想想那些坐封闭式大巴车来的游客吧......

这就是旅途,浪漫与世俗并存,我丝毫不会掩饰一路上的好与不好,你问我为何闭口不谈路上有多寂寞,我说:我寂寞但却快乐的自由着




小柴旦湖是片无人问津的盐湖,这里虽不及青海湖的辽阔,也没有茶卡盐湖的神奇,但是连续几个小时沿着荒漠公路车行到此,还是会被这里的野性安静所吸引。其实华南华北也根本不缺大好山河,但对于我个人而言,一个地方哪怕风景再美,一旦人一多,我就会完完全全丧失兴趣,就跟我厌烦各个地方的所谓古镇一样,去之前总是会被各种攻略游记里描绘的岁月静好安静祥和所蛊惑,但真正身在那里,又是各种动次打次,各种沿街叫卖,各种接踵摩肩。所以在我心中,家乡的磁器口,跟江苏的同里,上海的朱家角,以及西塘乌镇等,真的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商铺里卖的东西,大都也差不多,可能是我归根结底活的太糙,不喜美食,不善计划,贪恋安静的原因。

我在那里一直心痒想要翻过去走到湖边,但是车停在高速路上始终又觉得不安全,所以最终我就派了无人机飞了过去。



图中的这位叫做牛虻(niu  meng),可千万不要念成牛mang,川渝的老乡更不要念成 liu mang。这位西北东北西南都很常见,做皮草生意的同学估计就更熟悉了。

他跟苍蝇蜜蜂完全不同,这家伙是撕肉噬血的,牛皮都刺得穿,牛逼的要死。它在我下车的那一刻便盯上了我,趁我开始操控无人机时,扑到我小腿上大叫一声:老子咬死你个瓜怂!下嘴就开始啃,疼的我在湖边高速是不要不要的,赶都赶不走,当时气得我就想把无人机拉回来:你寨啃我我削死你信不!

但为了保证镜头的流畅,只能含泪干忍,因为我还剩下最后一块电池了......所以各位要是路过此地,有幸邂逅这只小碧池,一定替我把它收拾的妥妥的!

地理坐标是:37°30'11" N  95°25'30" E

牛奶消炎消肿的作用,拍完后我坐进车里,开了一包蒙牛纯牛奶涂到伤口上,哈哈,嗯......然并卵,因为老夫愚笨忘了这是国产奶了。



鱼卡服务区海拔3200m,考虑到前方有几百公里不再有加油站,所以我打算把那桶备用油箱从车顶上给卸下来,倒半桶油进车里,留半桶再放车顶。

其实还有一个担心就是满满一桶油放车顶不安全,毕竟温度太高,喜妹又给我阿西吧的全灌满了。



这个渣渣油箱是个便宜货,我对这个汽油嘴质量很不放心。所以油嘴向上放置,这样就算破损,漏出来也应该先是油气而不是汽油。


陈酿司机宝

鱼卡服务区停车熄火后,我在车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空瓶子做漏斗,结果金光一闪,那瓶在茶卡盐湖遇见秋香姐陈酿突然出现在眼前。(上一章秋香姐提到的司机宝

辛亏没有扔......

拿出来,在太阳光下照了照,嗯...色泽金黄,晶莹剔透,陈酿虽好,可不能贪杯哦。

我偷偷把陈酿带进服务区的旱厕里倒掉,这旱厕蹲位的隔板只有一米高的样子,蹲在旁边的哥们听我尿的咕咚咕咚的,眼神里充满了妒忌求知欲,正猥琐的伸起脖子来仔细端详一番,嘿嘿我快速拧好瓶盖,不紧不慢的假装拉了一下裤子的拉链,然后潇洒的带上墨镜,走出这团浓重气息,扬长而去...


须臾片刻,身后的旱厕中突然传出一阵幽怨绵长的屁声,它犹如问天的长叹,回荡在这25万平方公里的柴达木盆地上空,叹息着人世间的种种不公平......


回到车旁,捏着瓶子,想想也不能直接就用啊,还是该先用水把里面冲一下,再用刀切成两半。

我倒了些纯净水进去,站在车边,腰部跟着手腕的动作旋转摇晃......腰酸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引擎声,这是有大巴车越野车队进站了,车上下来的大爷大妈个个花枝招展,穿的好像要去夏威夷一样。我虽然早已习惯了一个人时的沉默不语,但突然间能看见这么多人蹦蹦跳跳的,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我停下手腕的动作,然后捏紧瓶身,顺势往车屁股方向这么一倒!

“我靠,不好意思啊大哥,你这出现得实在太突然了!”

一位老大哥拿着个玻璃茶杯,突然从我汽车屁股后面出现,那小半瓶被稀释的陈酿洒了一些到这老大哥身上。当时我表情僵硬,连忙道歉,立即转身去翻手套箱里的纸巾。

想不到大哥是个豪爽之人,看了看我手里的脉动瓶子(还是青柠口味),连忙摆手:多大事啊!算活拉倒,凉快,凉快嘿嘿~

说完自己掏出手帕,抹匀了脸上的汗水陈酿,还叫我不用浪费纸。看到这一幕,我也是惊了,待在那里看着他擦着脸,尴尬的很。

“小伙子到哪过去啊?”老大哥边擦边问。

“我去敦煌..."

老大哥擦完脸,把手帕揣进兜儿里,端着杯子小喝了一口,低头看了看车屁股的车牌,又往车里望了望,你一个人啊?从南紧过来勒?

这时候我才听出来,说的原来是南京话。因为EX是南京人,以前时常去她家里做客,后来我连车牌也是上的南京牌照,所以听到南京话,还是倍感亲切的。

亲切了,自然就聊得动了,原来老大哥在这里看到苏A牌照,觉得太罕见,以为我是他南京老乡,所以就特意过来打个招呼,我尴尬的亮明身份,表明和南京还算是有点缘分的,大哥豪爽的拍了拍昂小胖屁股,看着车牌说,没关系恋爱不成,那你也娶了个南京的老婆嘛,也算是南京的半个女婿嘛....

我心里有点尴尬:我驾照是在重庆考的,车是在上海买的,牌是在南京上的,所以应该算3分之一个南京女婿。

“哎,大哥能帮我个忙不?我加个油,你帮我扶着那个...漏斗?”

“小事,来!”

老大哥扶着半个陈酿瓶做的漏斗,我顺利的加上了那半桶汽油,临别时,再次跟他说了声抱歉。

于是,这段小插曲就此结束,我真诚的希望老大哥没有订阅这个公众号......



下午两点半,车行驶到了当金山脚下

当金山连接了东边的祁连山脉和西边的阿尔金山脉,同时差不多也靠近新疆,青海和甘肃的三省交界处,海拔3800m。

在古代中国,这里曾是丝绸之路青海道的一部分。

站在这个地方,当年满载丝绸商队,七零八落的翻越当金山,试图进入敦煌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那些回荡在山谷嶙峋间的驼铃声,空空荡荡跌跌撞撞,在这个不毛之地里,引得无数的抢劫杀戮刀光剑影;而至今,那些唏嘘的惨叫和望归的冤魂,还留在山谷里,久久不能平息......

你觉得已经是走了好远好远,远方似乎到了,但是千年的风沙卷着远古的魂魄毫不留情的打在你脸上:孩子,你连起点都还没有走到,哪里来的远方?




我环顾四周,看这里无人打扰,便拿出无人机最后一块电池,把它升上了天空,想尽量拍好这组风车的视频,结果......

果然是有杀气要袭来!



大漠姐妹狂摧花




一辆黑色的本田奥德赛从大漠深处行驶了过来,静悄悄的靠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

我当时正在认真操控无人机的飞行姿态摄像机的拍摄构图这可是我最后一块电池弥足珍贵,所以根本无暇顾及来者是何人。

按照我的构思,大场景交代完后,应该飞近一些,拍摄风车的近景,最后再考虑是否需要穿过一片风车的扇叶......可是过了不久,只记得在余光的边缘,奥德赛车门猛的一开,六团火焰外加一股黑色旋风突然蹿了出来,我抬头扫,不好!......拍不了了!



后来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



我的表情,倾诉着我的无奈

当我看到她们跳出车门的那一刻,我的心中有一首名叫【热情的沙漠】在放声高歌,根本停不下来。

不知道为何,我这一路上总是会与大姐姐们有说不完的各种邂逅与缘分,小伙子,你太年轻了,你根本跑不掉的

大漠深处狂摧花

姐妹豪情舞黄沙

大漠姐妹花们一下车就各种拍:拍风景,拍风车,自拍,一起自拍,叫司机给她们拍,拍完开始拍自己的车,拍我的车,过来和我的车一起自拍,拍完再和姐妹们一起和我的车来个自拍,咦.....那里有个小伙子,我拍,不行,我还要过去来个自拍,哎你们都过来一起拍一个.....


“小伙子,你这个是在干嘛呀?”

“我......"

"哎,你这个是那个航拍器吧?”

“嗯...”

“哎,你们快过来,这里有个搞航拍的小伙子......”

我当时像做贼一样,一头老汗就流了下来,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内心是崩溃的了,我心想着不行不行,太危险了,一定要先把无人机拉回来着陆先,不要一会儿炸鸡或者伤到人了。




趁机我还偷拍了一张,当时的心态就是,尼玛我最后一块电池啊......我要曝光你们!


这位黑旋风是她们的司机,是一个高大壮硕的藏族人,他对我的无人机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一直贴着我走,表现出不离不弃的趋势。无奈,我只好把飞机停远一点,我走了过去,他又跟了过来贴着我,搞得我菊花凉飕飕的,生怕有个什么闪失。


随后进入了与无人机拍照留念环节,我怯生生的把遥控器伸了过去,以表示他们是一套的,自此,我所有的装备都已沦陷......昂胖子表示你够了!我才被摸的惨好伐~


不过在提问与回答环节我在气场上抢回一分,对答如流,
最高500,最远3公里,18分钟,大疆,牛逼酷炫,买买买......

“小伙子,你过来,来来来,站到这里来,哎....来,我们大家合个影”

“哦...."

“来,哎...对了,你去把飞机拿过来”

我屁颠屁颠的去把飞机拿了过来。

“这样,你把飞机提起来,哎,提高一点.....那个司机师傅,你把我手机拿过去给我们合个影...对,稍微站远一点,要全身的,腿要露出来的那种..对~"

我和司机师傅异口同声“哦...."

这股生命鲜活的气息,这股对生活的热情豪放,完全是如洪水猛兽般的碾压过来,让人防不胜防,我那小小的身板儿和气场完全抵挡不住这股力量的袭来,被撞倒在地,粉碎性骨折,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只待土崩瓦解,飞灰湮灭....我想那司机师傅估计也是早就被收拾得妥妥儿的。


山道上的追击

离开前,藏族司机面无表情的问我,你是一个人吗?我犹豫了一下,不是,我跟车队来的,我只是在前面开路而已。回答完这一句,我一脚油门,消失在当金山中。

对于不太面善并且陌生的人,这是我一路惯用的回答。



当金山敦煌大概有4个半小时左右车程,进入山里后,光线开始变得阴暗起来,路况也开始变得不好,两旁的岩壁被风化的很严重,乍眼看上去,阴冷得很。

当车开始沿着弯道下坡时,我留意到了后面有车一直跟着我,我快,他快,我慢,他也慢...我仔细看了看后视镜:又是一辆黑色的奥德赛

今天是跟奥德赛结仇了吗?我在心里嘀咕着,脚下开始加力,引擎发出阵阵轰鸣,昂胖子开始加速往下冲。但没过多久,那辆黑色的奥德赛又紧跟了过来,那就陪我练练?

我狠踩了一脚油门,昂小胖的变速箱立即降档,随着发动机转速的升高,涡轮一介入,再借着这下坡的力道这感觉就来了!

奥德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看了看后视镜,估计已经超过了两个弯道,但昂小胖却没有减慢速度的意思,顺着下坡继续向敦煌驶去。

但是,由于我车身本来就高,再加上个车顶箱的高度和里面的重量,在过弯时确实显得力不从心。那颗汽油弹现在还悬在车顶,每过一个弯道上面就传来很大的响动,我思索再三,不得不在弯道里损失掉很多速度。

而后面的奥德赛,此时又像幽灵一样慢慢贴了过来......

够了...

又过了几个弯道后,我松开油门,汽车开始减慢速度,我想借此示意让奥德赛超过去,因为这条路本来特么就没什么车,你贴我这么紧是几个意思?

奥德赛,也减慢了速度.....

不远的前方,是山体的最后一个小弯道,奥德赛终于按耐不住了,他突然从左后方超到了我前面,那西宁的车牌我是看的真真切切,伸手就去够行车记录仪的开关,但就在那刻,前方奥德赛的停车灯突然这么一闪,随即车身突然往下一沉,我一脚刹车:这是想要把我逼停的意思!

懂了之后的0.1秒,我趁着奥德赛的速度衰减了大半,立即往左打了一下方向盘,紧跟着轰了一脚油门,昂小胖给力的超过了他,那个时候,哪还顾得着头顶油箱不断传来的撞击声。过了这个弯道,就彻底告别了当金山,前方已经看得到检查站了!

沿着笔直的山道继续往下,便是阿克塞了,这是一个还不错的小镇,至少人蛮多的,我放松了紧惕,把车停在路边,开始在手机上寻找敦煌的客栈。

不一会儿,后面一声鸣笛,一阵闪光,我瞄了一眼左后视镜,这奥德赛又跟来了......

电棍君,该你上场了!

我是一个挺怕麻烦的人,但是麻烦要是真的无法避免了,我也不会吐半个怕字!既然路是自己选的,那就应该痛痛快快的把一切都收了!

我从左边车门拿出了电击器,打开了保险开关,握在手中。打开车门刚迈出半只腿,那辆黑色的奥德赛慢慢滑到我身边,与此同时,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下........


扫一扫

一个带着墨镜的妹纸出现在我面前,等等,这妹纸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我正在琢磨的时候,驾驶座上的司机勾着个脑袋,右手递了个手机出来!我抬头一看,这尼玛不是那个藏族司机吗?!

我正纳着闷儿,那位藏族大哥说了一句话:兄弟,加个微信呗,你看你扫我的二维码方不方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车厢里传来大漠姐妹花们快乐的笑声.....


胸中一口老血终于按耐不住,喷了出来.....


之所以这里会出现这些照片,就是因为那天我老老实实的加了她们微信......


后来那位妹纸告诉了我整件事情的经过:

在我离开不久,她们也随即上路驶向敦煌,进入当金山后,车上的大漠姐妹花们开起了她的玩笑,说一看就知道那个无人机是一个人开车出来,你俩年纪相仿,干脆你跟他一起玩去,反正他车上还有位置。

妹纸不愿意,那些花儿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怂恿藏族大哥开快点追上我,把妹纸无人机送过去,藏族大哥想必也是憨厚老实,再加上气场早已被毁,当真就这样听命杀了过来...快追上我时,花儿们又吩咐说算了算了,去把微信搞过来...于是,就有了之前的种种奇葩事。

无人机,是她们给我的昵称

我听完这些表示,我老了,思想跟不上你们这群年轻人了....



她们是一群来自广东某所学校的教师,也是一路上我碰到的最可爱最有活力的人。

其中有两个语文老师,一个化学老师,一个政治老师,年轻妹纸是美术老师,剩下那一位是学校的校医,所以这是一支强大完整的队伍,力量大到可以组团去打怪的节奏。

而这,也是我路上最宝贵的回忆之一。


回顾此事,虽然没有按照计划拍到我想要的镜头,留下遗憾,但是旅途短暂,如果一切都是按部就班,那也就少了许多远方给予的意义惊奇,至少我自己想的就是如此

而身在旅途,不仅有远方,还到处充满着现实的铜臭路人的冷漠以及一路上的艰辛。所以不必把远方想得太好,也不必因此望而却步,走自己的心就行。而对我自己而言,这所有可知的或未知,倘若都能被悉数收入囊中,并一路坦然走下去,那就是拥有了一笔巨大的财富,而这种财富,无人能偷得走也无人能抢得去,只待我老去坐在轮椅上时,能清楚的给自己一个交代:这,便是我活在这个精彩世界上的一个意义。




茶卡-敦煌(下)

-完-

如果你喜欢这篇图文纪实

无需打赏

只望分享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超清版本  



从茶卡盐湖到敦煌800KM



下期预告】我在敦煌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客栈女老板,然后下定决心在这里多蹭几天。

敦煌,是我停留的最久的一个地方。






本期推荐手机壁纸

3



点击图片获得高清大图

保存到手机



上段路文详情请点击公众号首页

【往期图文】

▼长按关注「在遠方」






所以,你的遠方在哪裡?

合作 | 投稿 | 建议 | 勾搭

zaiyuanfang2015@qq.com

本期所有图片与影像版权均为「在遠方」Aaron所有,拍摄不易请勿盗用,淘宝买的也不行,如果你喜欢可以联系我们

欢迎毫无理由的转发


好累,要扑街了

-END-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超清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