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痛!司徒3万斤的白花花的生鲜奶就这样倒掉了……

丹阳日报 2018-06-10 15:07:54


“这么多鲜奶,每天就这样倒掉了,真心疼啊!”9日上午9时许,当记者赶到司徒镇谭甲村东侧的一奶牛场时,养殖场的孟庆德和家人正在凌乱不堪的暂住屋内焦急万分。孟师傅告诉记者,自从去年12月16日以来,由于原先的牛奶收购公司突然停止收购他们的鲜奶,已经被迫倾倒了近3万斤的白花花生鲜奶,这么多天下来已经损失了近十万元。


收购公司突然停收生鲜奶

孟庆德是徐州邳州人,和家人一直从事养殖奶牛。他们原本在常州养殖,2008年因为当地拆迁,就带着50头奶牛到了司徒谭甲村,弟弟和弟媳也加入进来。眼下,奶牛已经繁殖到了102头,“还有几头就要生养了,这些奶牛价值100多万元,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了!”采访时,站在牛棚前,老孟告诉记者,这么多奶牛,每天产生鲜奶1300多斤,每年产奶近40万斤,“一斤鲜奶2元钱,这么多年来,全部都是卖给一家牛奶公司的。”

老孟说,每天早晨5点准时起床,全家人5点半开始挤奶,8点前挤完,然后9点前用电瓶车送到该公司,然后跟该公司一个月结一次账。但这么多年形成的“规律”,却在去年12月15日突然被打破了,“当天该公司相关人员口头告知,表示公司不再收奶了,让我们不要再送。”老孟告诉记者,“当天该公司话讲得很死,根本没有再收奶的可能。”1300斤生鲜奶约装到11至13只储奶罐,因为他们没有专业的储存装置,生鲜奶隔日就要变质,“实在没有办法,从16日开始,只得将一罐罐的生鲜奶白白倒掉。”。

偷偷“倒奶”如同“打游击”

“找地方倒奶,是个十分头疼的事!”老孟告诉记者,从16日开始至6日,他们已经连续“倒奶”22天了,“还不能盯住一个地方倒,生鲜奶是高蛋白,容易发臭,也容易污染环境。”所以,那些天,他们只得偷偷地四处寻找倒奶的地方:河边、沟渠、荒田、树林……越是没有人去的地方越好,越隐蔽越好,就好比是“打游击”。“倒奶的时候眼睛还要看着四周,就害怕被人看到后追查。所幸现在是冬天,气温低牛奶不怎么发酵发臭。”这么多天下来,周边已经跑遍了,最远的已经跑到了10多里外,也就是说,“接下来如果还要继续倒奶的话,已经不知道朝哪去倒了。前几天有关部门告诉我们不要乱倒鲜奶,避免污染环境,这几天我们只得将鲜牛奶用来喂猪了!”

“倒掉的就是钱啊!”记者采访时,老孟的妻子徐云霞还坐在被窝里,一家人就在牛棚旁搭了个简易的屋子,窗子关着仍觉得四处穿风。“一天就要倒掉2000多元,一家人每天都在算账,这么多天下来,已经有近10万元白白倒掉了!”徐云霞心酸的告诉记者,“白白的牛奶倒掉,心里真疼得慌,晚上根本睡不着觉……”事实上,这么多来,损失的还不仅仅是“奶钱”,老孟说,102头奶牛,每天要吃11包饲料,“不吃就要饿死,而买一包饲料就要118元。”除了饲料外,这么多牛一天还要吃300多元的草料、胡萝卜等辅料。


老孟一家热切期盼销路

“不管怎么说,卖也好杀也好,都要有膘啊,都要吃饲料啊,否则谁要呢?”老孟说,想杀两头牛后卖了买牛饲料,但联系的两个杀牛人都没来,现在真的没有什么法子了,“昨天,为了维持生活,我只得向一位奶牛经纪人借了3万元。” “想来想去只能求助于政府,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帮助他们解困。”老孟告诉记者,其实,前几天,他们已经找过农委等有关部门,但至今没有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