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业上游企业不振仍持续 中国圣牧首次亏损夹缝求生

奶业新闻 2021-06-09 16:41:38

       随着姚同山离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圣牧”)进入邵根伙时代。根据中国圣牧最新公告,公司创始人姚同山已于12月15日离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公司现任董事长邵根伙作为代理首席执行官。尽管姚同山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但这也意味着他已彻底退居幕后。在原奶业务不振的情况下,进入邵根伙时代的中国圣牧业绩在持续下滑,未来走向如何颇令业界关注。

高层“换血”

       中国圣牧公告显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崔瑞成离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委任邵根伙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委任王跃华为公司代理财务总监。中国圣牧表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崔瑞成离任财务总监将为公司及附属公司日后营运及财务管理提供新见解,姚同山与崔瑞成各自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根据相关规则,上市公司企业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不应由一人担任。中国圣牧对此表示,公司委任邵根伙为代理CEO偏离了这一规定,董事会将检讨是否需要区分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对于姚同山、崔瑞成离任的原因,中国圣牧发布的公告中并未披露。中国圣牧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属于正常离任,公司没有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地方。此外,姚同山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职务,他表示会积极支持、协助中国圣牧各项事业的发展,并对中国圣牧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事实上,姚同山的隐退早已“现端倪”。今年6月底,中国圣牧公告披露,公司董事会董事长一职正式由时任非执行董事的邵根伙担任,也有媒体披露,彼时姚同山已有要隐退的打算。作为乳业界的传奇,姚同山与目前业界多家企业创始人一样,出自蒙牛系。2008-2010年姚同山曾担任蒙牛乳业首席财务管理兼执行董事,2010年自立门户创办内蒙古圣牧高科牧业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在香港顺利上市。

       此次执掌帅印的邵根伙现年52岁,2016年9月加入中国圣牧董事会,到目前仅一年有余。事实上,邵根伙还有另一层身份——大北农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同时也是中国圣牧的第一大股东。早在2016年1月27日,中国圣牧与“Nong?You”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Nong?You”将以每股2.2港元、总价33.55亿港元受让中国圣牧24%股权。目前,邵根伙通过上述并购案间接持有中国圣牧约20.4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姚同山持股比例约为5.38%,位居第二位。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中国圣牧新任CFO王跃华也出自大北农。公开资料显示,王跃华2017年加入中国圣牧,为董事长助理兼审计总监。在加入中国圣牧前,王跃华曾在大北农集团担任多个职位,最后职位为集团饲料产业高级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至此,中国圣牧最重要的两个职位已经完全由大北农系担任。

业绩承压

       姚同山接连辞任的背后,是中国圣牧开始下滑的业绩,大北农成为中国圣牧第一大股东后也并未改变这一局面。

       数据显示,自去年以来,中国圣牧业绩就开始出现下滑。2016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今年前三季度,对于中国圣牧来说,成绩单也未能及格。前三季度,中国圣牧实现营收20.11亿元,同比下滑20%,净利润2.2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72%。

       此外,北京商报此前曾报道,中国圣牧多款产品长期降价打折销售,这也被业界认为是销售不畅的重要表现。作为上游的原奶型企业,在上游原奶行业寒冬的情况下,中国圣牧在向下游产品生产商转型。对中国圣牧而言,自有品牌既是消化原奶的阵地,也是为填补原奶业务收入空缺。

       中国圣牧曾表示,随着市场拓展的不断深入以及国民对沙漠有机、欧盟有机认证认识的加深,中国圣牧已经实现了上游原奶供应商向下游液奶的生产商转变。除此之外,中国圣牧还将触角伸向了植物蛋白饮料市场,此前中国圣牧曾推出了试水性的豆奶产品,但与中国圣牧其他产品一样,未做相关推广,鲜少在市场亮相。奶粉业务也成为中国圣牧的重要寄托,但目前中国圣牧也仅有成人奶粉投入市场,婴幼儿配方奶粉工厂还尚未建设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圣牧旗下共有两大业务板块,即奶牛养殖业务和液态奶业务。目前中国圣牧拥有有机纯牛奶、有机酸牛奶以及有机儿童奶等多款自有品牌产品。

       事实上,液态奶业务已经超越奶牛养殖业务成为中国圣牧的支柱业务。在2017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实现收入约为11.52亿元,其中奶牛养殖业务和液态奶业务分别贡献收入4.55亿元和6.97亿元,但和2016年上半年相比,销售全部处于下滑态势。

       2013年,中国圣牧的高层主要精力都在资本市场。按照中国圣牧的计划,在上市之后,将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拓展公司的下游渠道。但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蒙牛的前元老级人物,姚同山将蒙牛在下游的成功经验复制到中国圣牧上,希望通过在大卖场无差别地铺货,将中国圣牧打造成全国性品牌。但市场环境的变化与姚同山的这一思想在匹配方面出现差别,使得中国圣牧的液态奶产品进入到了走量而低毛利的境地。

发展困局

       作为中国最大的有机乳品公司,中国圣牧曾一直钟情于上游业务,向生产企业出售原料奶。但进口奶的冲击以及原料奶价格的下跌,使得奶业上游企业日子并不好过。来自农业部的监测数据显示,内蒙古、河北等10个主产省(区)的生鲜乳平均价格,已经从今年1月的3.55元/公斤下降至6月的3.42元/公斤。包括中国圣牧、现代牧业等企业已经出现业绩下滑。

       邵根伙上任后,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少。中国圣牧的相关产品在市场上打折销售的现状需要解决;如何进行消费者培养、如何将有机产品深植消费者内心,也考验着新领导的调整能力。另外,在渠道方面,中国圣牧仍然处于弱势地位。相比于蒙牛、伊利这类龙头企业的渠道深入,中国圣牧在渠道方面铺设得并不广泛,普通便利店、小型商店的潜力还值得深挖。

       中国圣牧相关负责人表示,邵根伙是农学博士,作为股东已进入中国圣牧一年多,已对中国圣牧有所了解。且邵根伙一直专注上游产业,对于上下游产业管理很有经验,中国圣牧肯定会越来越好。

       但业内人士却认为,中国圣牧虽然在向下游生产商方向靠拢,但由于品牌力较低,且中国圣牧在宣传方面处于弱势,因此跟随其他乳企推出的相关产品很快被挤压。此外,中国圣牧一直以来颇为骄傲的有机产品,也由于小众等原因在中国市场尚未打开。而从经营层面讲,中国圣牧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原奶销售和下游产品销售的问题。在原奶销售上,中国圣牧需要寻求大客户的合作。终端销售方面,仅依靠降价和买赠是对品牌的一种伤害,更多的还是要提高品牌认知度,加大终端投入。

       知名乳业专家王丁棉指出,未来邵根伙和大北农与原中国圣牧人马的磨合程度,及对姚同山原发展思路与战略等的认同或修正问题,都是邵根伙未来需要考虑的。

业绩不振

       对于业绩下滑,中国圣牧表示,预期集团将计提应收账款减值拨备约人民币6.5亿元;由于集团为应对原料奶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及原料奶价格普遍下降,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集团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重大亏损约人民币6亿元;2017年度,面对乳制品激烈的市场竞争,集团调整市场策略,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和售价相对于上年均降幅较大,同时,原料奶的平均价格相对上年降幅亦较大。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以来,中国圣牧业绩就开始出现下滑。在2015年,中国圣牧营收为31亿元,同比增长45.4%;净利润为8亿元,同比增长12.75%。而在2016年,中国圣牧净利润出现下滑,去年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事实上,我国整体消费需求萎缩是国内原奶销售情况不好的主要原因,加之国外大包粉及原奶的进口冲击到相应市场,因此行业整体不振。

此外,2017年12月底,中国圣牧发布的公告显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崔瑞成离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委任邵根伙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委任王跃华为公司代理财务总监。中国圣牧表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崔瑞成离任财务总监将为公司及附属公司日后营运及财务管理提供新见解,姚同山与崔瑞成各自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分析认为,中国圣牧的产品主要是原料奶的供应和圣牧全程有机奶两大品类。2017年的亏损在上半年就已经出现,原本是希望2017年下半年出现转机,但是在牛奶市场全年性的原料奶需求下降,价格降低,尤其蒙牛等原料奶大户的采购都有所降低、压价,圣牧的原料奶供应能力溢价能力大幅度降低。另一方面,中国圣牧的品牌产品盒装圣牧有机奶,上游生产成本要高于普通奶10%以上,而在终端渠道却因为不断的低价促销,折损了利润,降低了品牌的溢价能力和消费者的远期预期。两个原因导致全线盈利能力下降。

上游泥潭

       上游行业低迷仍是不争的事实。2014年3月后,我国上游原奶养殖业开始萎缩,出现奶价下行、收奶量下降、拒奶等现象;2016年9月,收奶量及奶价恢复正常后,价格却再次下降,不少企业“扛不住”开始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圣牧业绩下滑是整个奶源型乳企的一个缩影。2015年,现代牧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2016年亏损7亿多元,2018年1月30日现代牧业发布盈利警告,2017年全年净利润亏损不少于人民币9亿元,现代牧业公告称主要是历史原因:下游品牌奶销售模式变化,造成应收账一次性减值近人民币5亿元;2017年平均原奶售价同比下降4%;蒙牛收购现代牧业时员工期权的一次性摊销。

       为走出业绩泥沼,各上游乳企也在自寻出路,主要分为降成本、扩品类和紧抱下游乳企三种模式。

       对此,现代牧业的办法是加强与下游乳企的合作。2017年6月16日,现代牧业与蒙牛签订了供应加工协议,此举为现代牧业带来5亿元大单。同时,现代牧业自有品牌液奶的销售将全权交由蒙牛负责,双方还于2017年7月11日推出了纯牛奶新品。

       原生态牧业也在寻求与下游乳企的合作。2017年5月12日与飞鹤乳业签订协议,到2019年12月31日前将优先安排向飞鹤提供原料奶,并预期向飞鹤长期持续提供。原生态牧业认为,此举将巩固客户的稳定性,确保集团原料奶的未来需求。

       路胜贞表示,其实,中国圣牧生产品牌产品是可以摆脱对单纯原料供应市场波动的影响,但是,它在品牌产品的概念制造上没有保持住自己的特色,这是很大的一个缺陷。主要还是单纯地依靠了渠道驱动,过多地依赖了经销商的拉动,在品牌的塑造上不成功。资本束缚所致,导致有机产品与一般的牛奶混为一谈,无法撑起高端市场。

困局待解

       其实,面对严峻的行业态势,各上游乳企也在纷纷自救,或降低成本减少销售压力,或与下游乳企紧密合作巩固销路,或扩充产品品类以消耗自有原料奶产能。对于产品品类未来的拓展,中国圣牧表示,会继续拓展产品品项,除了常温系列产品,还将陆续推出奶粉系列产品、低温系列产品。

       对于现代牧业与中国圣牧这样的上游企业来说,将产业链延伸到下游产品曾被视为解决其原料奶销售的主要路径。不过,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养殖成本较高,两家巨头自有液奶品牌走的是高品质、高价格的高端路线,与目前国内市场需求并不一致,才是导致其液奶品牌营收下降的主要原因。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有机的产品确实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因此中国圣牧要加强下游市场的拓展,打造一些高精端的好产品。同时要进一步压缩成本,这不仅需要把牛头数控制住,还要加快沙漠改造,把自己的成本最终降下来。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中国原料奶售价走低主要由于进口奶源对国产奶产生了一定冲击,但中国原料奶质量不高,企业不愿使用国产奶也是原因之一。中国圣牧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原奶销售和下游产品销售的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该采取紧急措施,想办法破解奶牛养殖行业的困局;国家层面应该统一布局,对我国奶牛养殖行业和乳品加工企业做好科学规划,防止乳制品价格过快上涨、过快下跌;采取相关措施对进口原奶有所限制,对本国的奶牛养殖进行更多保护;对于本土奶牛养殖企业而言,要尽快推动自己的技术进步、降低成本。 路胜贞表示,中国圣牧未来一定要加强品牌的投入和建设,可以通过资本运作来实现。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钱瑜 高春艳/文 宋媛媛/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