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牛奶全用在了浇菜、喂牛上,他却不是土豪!—接力帮忙!

半岛都市报 2018-07-21 14:21:35

  速读:“已经两天了,每天产出来的鲜牛奶只能浇菜、喂牛,太心疼了。”9月30日一早,惜福镇街道中华埠社区的奶农徐德居就给本报打来电话求助。该社区40多户奶牛养殖户每天能生产鲜奶两吨多,但近期却因奶企拒收失去了销售渠道,他们希望有人能帮他们想想办法。记者了解到,受进口奶源冲击,2014年春节过后新鲜生奶的收购价格一路走低,山东多地中小散户奶农遭遇困境,甚至出现了杀牛倒奶的情况。


因为没有销路,徐德居忍痛将即将变质的牛奶倒进菜地里。


  现象 鲜奶滞销,奶农忍痛浇菜


  66岁的徐德居养殖了12头奶牛,12年来他就靠着养殖奶牛谋生,然而这两天的遭遇却让他急得团团转,9月27日,徐德居等奶农突然收到收购鲜奶的中间商的消息,今后这段时间不再收鲜奶了,至于什么时候再收还要再等消息。就这样,奶农们生产出来的鲜奶没有了销路。


  9月30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中华埠社区最西头的奶牛养殖基地时,正好碰上徐德居提着奶桶往白菜地里倒牛奶,“浇浇白菜也算是让牛奶派上点用场。”徐德居无奈地说,前段时间鲜奶收购价格一直下降,他卖掉了4头奶牛,现在养殖的12头奶牛当中有4头能够产奶,其他的还不到产奶时候,每天能挤出来大概170斤鲜牛奶,除了家里人能喝一点外,其余的送都送不出去。养殖了20头奶牛的张凤英在社区养殖户里算是中等规模,每天家里的奶牛能够产出鲜奶大约500斤,除了一头刚出生4天的小牛犊每天消耗不到 20斤外,其他的几乎全都浪费了,“您看看我这口疮,都是这两天急得。”


  据了解,目前整个奶牛养殖基地里的奶牛存栏量已经不足400头,每天产奶量超过两吨,因为没有了销路,这些鲜奶几乎都被糟蹋了。


  原因 奶企逐渐淘汰中小散户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14年春节过后,新鲜生奶的收购价格就一路走低,3月份每公斤鲜奶收购价为3元,6月份的收购价格降到了每公斤2.7元,7月份每公斤降到了2.52元,而到了9月份,每公斤鲜奶的收购价格已经不足2元,仅为1.5元左右。


  价格走低让奶农们已经无力承受,徐德居称,除了给奶牛喂草外,还要配上豆饼、玉米、骨粉等饲料,将所有产奶与不产奶的牛平均起来,一头牛一天要吃草80斤,饲料要吃十四五斤,平均起来饲养一头牛一天的成本就为30元,而一头牛平均每天产奶不到 20斤,这样大约算下来,只要鲜奶的收购价格低于每公斤3元就已经亏本了。然而目前奶农们面临的状况却不仅仅要亏本,而是要养着牛,奶却一点都卖不出去。


  已经50岁的矫良本就是奶农们口中所说的收购鲜奶的中间商,他告诉记者,以往他每天收了鲜奶后都会送到位于胶州的一家乳业公司,然而就在9月27日他却被告知今后将不再收他送来的鲜奶了,而他也停止了向奶农们收购鲜奶。矫良本说,前段时间他就已经发现奶企开始挑了,“奶源缺的时候,他们高价出去收鲜奶,现在奶源丰富的时候,他们就以有质量问题来说事 。”矫良本称,每天往奶企送奶的很多,奶企也是可劲儿挑,硬生生压低收购价格。


  记者就此也联系了这家乳业公司,该公司奶源部一位王姓负责人称,鲜奶的收购价格一路走低这也是大行情使然,公司里都是按合同收购 ,目前供大于求,对于一些质量可能存在问题的小散户,公司里也是在逐渐淘汰,“外地一些地方更严重,有些地方奶农已经开始杀牛了。”王先生说道。


  数据 进口增长导致奶价下挫


  在经历了去年下半年的“奶荒”之后,今年以来奶价拐入下行通道,鲜奶收购价格持续回落屡破新低。而与奶价下跌形成对比的是,饲料牧草价格却大幅上涨,其中进口苜蓿由去年的2700元/吨上涨至3300元/吨,玉米由1.1元/斤上涨至1.5元/斤。


  据山东省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分析,奶价持续回落的直接原因是受进口奶粉的冲击,根据他从权威部门查阅到的数据显示:1~6月,我国进口奶粉出现超量进口局面,进口数量达68万吨,同比增长75% ,进口额为34.33亿元,同比增长155.73% ,创进口数量和进口额新高。使用进口奶粉进行灭菌乳、调制乳生产,进一步打压了国内鲜奶价格 。而据粗算,半年多来,全省奶农减少收入10亿元左右。


  建议 成立合作社,掌握主动权


  可以说,中华埠社区奶牛养殖基地遇到的情况并不是个例,他们如何改变目前的现状,记者就此也采访了青岛市奶业协会秘书长王建华。王建华称,牛奶属于一种特殊商品,生产流通都需要较高的储存环境,在一些零散的家庭式牧场里,奶品的质量难以得到保证,最明显的就是细菌超标,要改变目前的现状,首先就要提高奶品质量,进行规模化生产。


  据介绍,除此之外,零散的奶农也应该放弃中间商,成立合作社,通过合作社与奶企签订供奶合同,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奶农的利益。


  半岛都市报原创,欢迎转发,谢谢支持!未经本报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