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吃过牛奶莓

三哥走过的地方 2019-01-16 04:48:38
 这里的牛奶莓不是牛奶草莓的简称,而是一种美味野果。对于牛奶草莓很多朋友肯定不会感到陌生,个大味甜,价格不菲,比一般草莓要贵上三分,但牛奶莓很多朋友肯定是第一听到,更不说看过或吃过了,就是连见多识广的花友庄主,今天也是第一听到看到吃到,运气好得不得了。

  花友小山先生在5月3日写过一篇文章:《美味的诱惑:江南常见悬钩子8种》,是介绍宁波八种苗子(即悬钩子)的经典文章,写了蓬蘽、空心泡、山莓、掌叶覆盆子、茅莓、插田泡、高粱泡和寒莓,没有提及牛奶莓。估计他写这篇文章时没有见过牛奶莓,可见牛奶莓在宁波是不常见的。三四年前在东道岭曾见过一次,当时觉得它长得与其它苗子不一样,怕有毒,不敢吃。但后来怎么也找不到了,估计竞争不过其它植物而湮灭了。

 牛奶莓大名叫红腺悬钩子,据《中国植物志》描述:它是直立或攀援灌木,枝条、叶柄、花梗都长着紫红色的腺毛、柔毛和皮刺,换句话说几乎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红红的毛、红红的刺,非常有个性。

 它的果子一般7-8月成熟,今年天热,提前成熟了,长长的果子呈椭圆形,将近2厘米,比一般苗子要大,但里面是空心的,看上去是很大的一颗,但放在手心却是轻泛泛的感觉,所以它又俗称“七月泡”。

 牛奶莓成熟时桔红色,很亮丽,十分夺人眼球,见惯了红色的苗子,突然见到有桔红色的,难免有几分新奇。书上说果子无毛,但我看看是有毛的,不知是信书好,还是信自己眼睛好。

 说了半天还没说它的味道如何?顾名思义,牛奶莓应该有牛奶的味道,但今天吃了几十颗,觉得甜味不如蓬蘽和山莓,也吃不出牛奶味来。

 这与第一次吃它时的味道完全不一样,那是在去年的7月,行走小盘山时偶遇牛奶莓,又甜又醇,带有一丝丝奶香。难道是换了个山头,味道也不一样了?

下个月再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