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丨蒙牛限收原奶真相调查

快速消费品精英俱乐部 2018-02-12 13:40:21

导 读

 公开数据显示,蒙牛以特仑苏、纯牛奶、未来星等为代表的UHT奶在上半年收入为107.1亿元,在整个液态奶收入中占比48.8%,同比下跌13.3%;以真果粒、酸酸乳、优益C为主的乳饮料收入56.58亿元,同比减少1.68亿元,下降2.8%。此外,冰淇淋业务也出现了下滑,收入同比下降了17.3%,为16.44亿元。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独家授权原稿发布·部分照片首次公开



新闻背景

由于蒙牛对唐山嘉伦牧场和承德巨鑫牧场原奶进行限量收购,嘉伦牧场把奶倒在唐山蒙牛工厂门前讨说法,双方发生争执。虽然蒙牛将矛盾的焦点归为涉事供应商存在首先违约行为,但两大牧场所有者则认为蒙牛限收违背了双方所签合同。



尽管“蒙牛唐山牧场拒收奶风波”已经过去一周时间,但双方就是否继续收奶仍未达成一致,而矛盾升级背后也折射出蒙牛业绩困局。12月1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亲赴唐山了解到,由于蒙牛对唐山嘉伦牧场和承德巨鑫牧场原奶进行限量收购,嘉伦牧场把奶倒在唐山蒙牛工厂门前讨说法,双方发生争执。虽然蒙牛将矛盾的焦点归为涉事供应商存在首先违约行为,但两大牧场所有者则认为蒙牛限收违背了双方所签合同。


本报记者调查获悉,这场看似个案纠纷的背后是蒙牛限收行为已波及大型牧场。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蒙牛对现代牧业也进行限收,限收量从过去现代牧业产奶总量的70%下降到不足60%,而从年初到现在,现代牧业的产奶量不升略降。同时,蒙牛对圣牧的有机奶虽然还没有实施限收,但已经提出明年减少收奶量的想法。在山东澳亚牧场、北京华夏等均有限量的现象。业内人士认为,蒙牛对大型牧场限量的原因是,一方面市场疲软导致业绩增速放缓而无法消化更多的原奶,另一方面则与国际市场奶价走低、形成价格倒挂有关。


1

收奶限量引发倒奶风波


12月12日上午9时许,天气很冷,雾霾仍未散去。记者在位于唐山丰润区外环路奶业科技园区的蒙牛乳业工厂门口看到,有二三十位举着黑底白字条幅的奶农跪在地上,手举铲除“倒奶杀牛、幕后黑手”吕常赤等条幅,而他们眼前是一辆横在工厂门口的送奶车,地上满是刚倒的牛奶,在阳光下泛着的白光非常刺眼。





由于送奶车堵了蒙牛工厂的门口,有十几辆送奶车无法进入,队伍一直排到马路上。尽管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但矛盾仍无法解决。期间蒙牛人员与奶农发生冲突,有名四十多岁的女性奶农被蒙牛人员殴打,一直倒地不起随后被120抬走。至上午11点多,被堵的十几辆送奶车才从另一个门进入蒙牛工厂。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这些在蒙牛工厂门前请愿的人群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拒收奶的奶农,而倒奶的车属于嘉伦牧场。事实上,早在12月7日,嘉伦牧场就倒过一次奶,起因源于蒙牛收奶限量,有一部分奶要被倒掉,损失很大,从而引起牧场的不满。


嘉伦牧业场长马名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5、6月份也没有正常交奶,7月份只交给蒙牛一车奶约2吨~3吨,8月份共交奶两车总量不超过10吨,9、10月份正常交奶,这个期间交奶量平均每天约为4.6吨~4.8吨。由于牧场主在9月份对全部407头奶头进行了一遍置换,同时因为四百多头达不到蒙牛对牧场标准的要求,在蒙牛有关负责人同意的情况下又增加了116头牛,导致产奶量迅速增加,这些奶质量比较高都是用来生产特仑苏的。


“从10月份开始,每天产奶量大约在6吨,而蒙牛收购的量为每天5.3吨,每天约有七八百公斤的牛奶要倒掉,损失在10万元以上。10月底到11月6日,蒙牛收购量每天为6.25吨,持续了7天之后,蒙牛要求嘉伦只能交4吨,这就意味着嘉伦每天有1/3的奶要倒掉。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1月底,而从12月1日~5日,只能交3.7吨,更多的奶要倒掉。嘉伦牧场主王兆民前去与蒙牛有关人员理论,但蒙牛以扰乱秩序为由拒绝收奶。”马名洋说。


在河北承德巨鑫牧场,由于蒙牛也进行了限量,引起了该牧场的不满。据巨鑫牧场场长季文超介绍,今年4月份,每天向蒙牛交3吨奶。后来由于技术提升,自然增量到6月份接近7吨,到7月份时增到8吨,此时蒙牛开始限量,每天限收2吨。8、9月份没有限量,而到10月29日,只要求每天交6.5吨,有一半的奶需要倒掉。


对此,蒙牛回应本报记者的书面材料显示,“涉事供方在履行与我公司供奶合作合同的过程中,存在首先违约行为,蒙牛根据其违约程度的不同,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同时,对于一些不明身份人士散布恶意言论、恐吓员工的行为,已经报案,并配合当地公安部门展开调查。”


2

牧场主称蒙牛限量违约


尽管蒙牛称涉事供方存在首先违约行为,但记者调查了解到事情远没有想像的简单。记者在嘉伦牧业与蒙牛签订的生鲜乳购销合同中看到,双方计划收购的时间从2010年5月到2020年5月,收购总量为14400000公斤,收购总量上下浮动为10%。而在一份补充协议里,在蒙牛生产的旺季,嘉伦牧业每天向蒙牛乳业(唐山)有限公司交售的生鲜乳的奶量不得低于3000公斤,甚至达不到这个量嘉伦牧业要向蒙牛支付违约约金,而对于上限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虽然蒙牛总部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没有明确说出嘉伦牧业具体违约内容,但蒙牛唐山公司有关负责人在与嘉伦牧业主王兆民的一份对话录音中提到,今年7月份中鼎牧业作为技术托管方的介入是导致嘉伦牧业违约的主要原因。该人士认为,应该签订三方协议。


而马名洋认为,这只是限量的一个借口,中鼎牧业与嘉伦的合作一直都是技术托管而非租赁,只是为了提高嘉伦的产量从技术上进行指导,而牧场产权仍然属于牧场主王兆民。王兆民在一份录音材料里也同时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记者从补充协议里看到,合同有效期内未经蒙牛同意,嘉伦牧业不得转让、出租、抵押本合同项下的奶站、小区、牧场。


河北侯凤梅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国良表示,从这份合同的约定条款来看,蒙牛限量的行为已经违约,应该承担相应的损失。而嘉伦牧业与中鼎牧业的合作究竟是技术托管还是出租,是否存在违约,蒙牛还需要有相应的证据来证明。


承德巨鑫牧场法人段光新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蒙牛违约在先,巨鑫与蒙牛签订了长期合同,而对方却不再收奶,明显是蒙牛违约。双方就此谈判时,蒙牛也没有就此说出什么理由来。至于中鼎牧业,只是技术管理。




段光新表示,当时与蒙牛签订了十年合同,从2013~2023年,合同规定了总收奶量为2.4万吨,但并没有规定收购的上限,其中还约定只要是自然增长的量蒙牛都要收购。目前牧场还是四百多头牛,并没有增加,提高技术管理后自然增长量长升的比较快。在中鼎牧业托管前,一直由蒙牛托管该牧场,但由于管理水平比较差,奶量一直上不来,后来才引进中鼎牧业负责技术管理。


段光新还向记者透露,当年与蒙牛签订收购协议时,原奶的形势比较好,各大乳企纷纷争夺奶源,包括伊利等乳企业都想与其签订供奶协议。因此签订时,双方并没有规定上限,只规定了下限,恨不得产奶越多越好,因而最终力排众议与蒙牛签约。但是想不到的是仅仅两年,奶业形势不好时,蒙牛却直接限量,导致另一半奶无法卖出去,限收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季文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巨鑫不可能将一半产奶量供给蒙牛,另一半卖给光明,原因很简单,不可能在同一个牧场接受两家公司的管理规范,最后只能全部卖给光明。不过跟光明只是临时的收购关系,因为送奶运输成本要高一些,未来仍希望跟蒙牛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蒙牛总部有关人士则表示,集团法务已掌握了对方违约的证据。但蒙牛拒绝向记者提供相应证据。


3

或陷业绩增长乏力困局


截至记者发稿时,双方的纠纷仍未得到解决。而记者调查了解到,蒙牛限收嘉伦和巨鑫牧业的原奶看似是个案,但实际限收已经波及大型牧场,明年限收形势将更加严峻。


记者了解到,从今年四季度开始,蒙牛就以各种理由减少对现代牧业原奶的收购量,从过去收购数量占现代牧业总产奶量的70%多下降到不足60%。而限量收购的理由,多以质量为借口,但实际指标与过去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对此蒙牛认为,可能是现代牧业总产奶量有所增加所致。但据记者了解,今年以来,现代牧业每天产奶量并没有增加,年初每天为3000吨,后来逐步下降了一些,低的时候为2700吨,四季度为2900吨,总量没变,收购比例却大幅下降。


而圣牧内部人士表示,由于圣牧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有机原奶供应商,因此蒙牛并没有对其限量,但明年在签合同时计划限量,但究竟限多少并没有明确透露。


据业内人士透露,蒙牛限量的大型牧场并不是只有现代牧业、巨鑫、嘉伦等牧场,山东澳亚,赛科星、山东澳亚、北京华夏等牧场均受到限量。不过记者求证赛科星集团董事长杨文俊时,他拒绝回应。


12月10日,蒙牛乳业助理副总裁翟嵋对记者表示,现在蒙牛的收奶压力比较大,收了也都是用来喷成粉,已经在最大限度地解决收奶问题。


知情人士透露,除蒙牛外,伊利在山东、湖北也有限量的情况,不过伊利相关人士对此未接受采访。


业内人士表示,蒙牛今年业绩增速放缓,面临的压力比较多,或通过限量来减少市场压力。另外,国内奶价与国际奶价倒挂,目前一吨鲜奶要喷成粉的成本约在3.5万元/吨,而进口大包粉约为2.5万吨/吨,每喷一吨粉的成本增加1万元。这种情况下,对于企业来说,减少鲜奶的收购,则可以提升利润。


公开数据显示,蒙牛以特仑苏、纯牛奶、未来星等为代表的UHT奶在上半年收入为107.1亿元,在整个液态奶收入中占比48.8%,同比下跌13.3%;以真果粒、酸酸乳、优益C为主的乳饮料收入56.58亿元,同比减少1.68亿元,下降2.8%。此外,冰淇淋业务也出现了下滑,收入同比下降了17.3%,为16.44亿元。


尽管如此,仍有些业内人士质疑,虽然市场疲软是蒙牛限量收奶的一个因素,但是所限的原奶量与市场下降的份额并不成比,限的量要远远大于市场份额缩减的量。


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蒙牛在新西兰建厂后,大量的产品也会进入到中国市场,届时势必会减少对国内奶源的使用,今年限量还不太明显,明后年形势将更加严峻。此外,从整个乳品行业来看,并不是国内奶源过剩,而是国际奶粉价格太便宜,从而吸引很多奶企去大量使用还原奶粉,这已是行业普遍现象。


限收不是出路 还原奶监管仍不到位


当国内闹奶荒的时候,乳业巨头不惜以各种手段纷纷争抢奶源,而当国际奶粉价格大幅下跌时,限量拒收便成了国内奶牛行业不得不面对的残酷事实。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乳品行业面临压力时,大企业应该把原奶全部收购,加工成奶粉储存起来,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而把矛盾激化,限量的做法并不高明,也不是未来奶业的出路。


不管蒙牛从限量到拒收嘉伦牧业和巨鑫牧业原奶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有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眼前蒙牛真的收不了那么多原奶了。那么所带来的后果就是这些牛很快就没有存在价值了,不管是农户的还是大型牧场的牛都要逐步减少养殖量,杀牛、卖牛已没挽回余地。


从整个行业来看,很多地方的牛都在减少,有的减少了一半,有的减少了60%,从去年开始杀牛就一直没有停止。这种结果,直接挫伤了奶农的积极性。虽然此次限量的牧场不是一家一户的奶农,而是有规模的牧场,但最终伤害的还是整个奶牛养殖行业。


目前给乳业巨头进行原奶供应的牧场主要有几种模式,一种是自建牧场,经营风险和投资风险都要自己承担;第二种是借钱给奶农建牧场,签订长期供应合同,乳企负责策划设计、管理,最后经营风险由奶农承担;第三种是与大型牧场合作,乳企参股,股份占比比较小,大部分经营风险由原有企业承担;第四种是没有长期合作关系,只是简单的买卖关系。


在上述四种关系中,乳企在行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主要是减少第三、第四种牧场的收奶量,因为所限的大型牧场的量可能是几十家甚至是上百家奶农的总量,从而减少与更多奶农的冲突。虽然大型牧场对于这种限量行为敢怒不敢言,但并不代表他们能够一直承受倒奶的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大型牧场之所以从2003年迅速增加奶牛养殖量,与当时国内乳业巨头有意抬高收购价格有很大关系。2013年9~11月份,国内原奶收购价格猛涨,一度达到6.5元/公斤,高的甚至达到7元/公斤。这个价格比国际原奶收购价格还要高很多,这些高价引起国内大型牧场奶牛不断增量。


这一期间,一些中小乳制品加工厂,由于无法承受原奶收购成本的巨增,不得不退出市场。而令大型牧场想不到的是,此后价格直接下跌,尤其是国际奶粉价格越来越便宜。目前,国内原奶收购价格平均4元左右一公斤,按照8公斤喷一公斤奶粉计算,仅喷一吨奶粉的价格就要32000元,加上运费人工成本,喷一吨粉的价格至少在35000元,而国际大包粉的价格为25000元/吨。


由于国际奶价的下降,国内原奶供应显得“过剩”。加上之前中小乳制品企业的退出,过剩的原奶只能倒掉。对于现代牧业这样的企业来说,自己尚且可以生产成终端产品,或者喷成粉,即使有压力也不能明着说。而对于中鼎牧业进行技术托管的这些牧场,除了交给乳企之外,没有能力去自己喷粉自己使用,限量必然导致矛盾激化。


王丁棉认为,现在根本问题不是奶源过剩,而是国内企业大量使用还原奶,尤其是在国内与国际价格倒挂时更为严重,而国家在政策方面并没有相应的监管措施,从而导致矛盾一直存在。






由于国家目前没有对还原奶进行监管,甚至检测方法还停留在七八年以前的水平,致使很多企业考虑成本问题大量使用,从而带来的是对国内奶牛行业的伤害。目前用还原奶生产产品的企业比较多,占整个奶粉企业的80%~90%,但大部分企业都没有标示。


王丁棉认为,一方面,所有拿到乳制品生产加工牌照的企业都应该承担起收奶的责任,不能随意限量拒收,逼迫养殖企业杀牛倒奶。而国家在政策层面上,应该对限收或拒收原奶的乳制品企业进行约束,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吊销生产牌照,不应该为了维护几个大型企业的利益,而伤害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


另一方面,对于大量使用还原奶问题应该加强监管,而不能让政策流于形式。在中国台湾和美国,当地监管部门对于大量使用进口奶粉进行还原的企业都要征收比较高的税,以此来保护当地奶农的利益,而中国在这一块的监管还不到位,导致还原奶大行其道,尤其国际奶粉价格大幅下跌时,国内奶牛行业就会遭受到重创。王丁棉认为,限收不是出路,背后的监管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监管仍不到位,明年限量拒收现象或将更为严重,未来只能依靠进口奶粉过日子。


声明:本公众号所刊发稿件、图片均用于内部交流使用,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出处和来源,若涉及版权,或版权人不愿意在本平台刊载,请版权人通过下面多种渠道与小编取得联系,小编将会立即删除。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穿越到直播课堂报名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