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士明:裸指

读书不止 2021-06-13 09:12:28

年青时戴过一枚戒指,很便宜的那种。静静的环住左手小指,很踏实的感觉。如果它代表那个人,那么他是真正为它套住了,当时还想到了一辈子。后来上街时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他怔怔的想了几天都不知算怎么回事儿,尽管他们没说过十句话。

后来,他回了家乡,仅戴着那枚戒指。只是骑单车时总涩涩的把它藏在车把下面。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它,看见那个梦。再后来,他到了另一个大都会。一天他的女同学问他,为什么骑车时总把小指弯到车把下面。他一愣,看了看手:那里早没了戒指,连淡淡的痕迹都不那么明显。原来它已经带到了心里:手指在躲藏,他的心也在藏着。

可是,那个的戒指的故事已变得那么遥远,主人公是谁都不记得了。他再也没有戴过任何东西。

年青时当过司机,很有意思的事。只有她的闺中密友知道,估计连她丈夫都把这事当成了一个玩笑。有时诊所里人不多时,她就在下午的斜晖里静静坐着,抱着一个咿咿呀呀的婴儿,右手搭着着左手,看小城里人来人往。

那年卫校毕业后,中专生是没人要的。她去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找一位亲威时,碰到一个年青人。瘦的让人怜惜,还很高。他在打开一辆出租车的门时,无意看了她这边一下。她觉得那眼光一瞬间把这条繁杂的街衬成了黑白,只有他的红T恤是鲜活的,还有那张脸。它混合了忧郁、骄傲、冷漠和优雅,还有一点点害羞。她觉得这个夏天开始不那么烦人了。

要知道,如果你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只要你想。外地建筑公司的会计,经常到银行办事,还会在街上买伊利的纯牛奶。她望了望街对面的围墙,里面已露出了麦苗一样的钢筋,听说将是市里最高的建筑。工地,会计,打车,牛奶……想到最后一个词,她笑了。她那个亲威,一位出租车司机就很诧异的问,你娘不是说让我带你见鲁院长的吗,问这么多闲事儿干吗?

于是,她迎着那位亲威更加惊讶的眼光轻声而认真的说了一句:我来帮你开车吧。

电话打过去,声音像刚睡醒。但还是像个大男生,待在学校的缘故吧。把事情交代完,她果断地结束了电话:不想让他回过神后回忆从前。她只是把一个新东方的网络听课卡送给他,听他家里说要考托福的。电话吗,还是老话:只要你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只是,不该答应他寄东西过来。是交换吗,能交换吗?她兀自笑笑:那个卡不过是牛奶箱里的奖品。

还好,丈夫不像想像中那么纨绔,都是部队的功劳——病号来了。“小翠”,她转脸把手中的婴儿递给一个姑娘“宝宝乖,妈妈要工作了,挣钱给你买牛奶喝,伊利的纯奶哦。”粉嘟嘟的小孩自然听不懂,但好像对妈妈这话很熟悉一样,条件反射的把两只小手乱乱的拍打。“噢,把绳子再系短些吧,别让我们家小鲁吃到肚子里”年轻的妈妈最后交代到,并顺势在孩子的颔下理了一下。

一枚戒指露了出来,淡淡的光。

作者封士明,汽车行业分析师,业余文字爱好者,尤喜古文,曾以文言文请辞西门子,名震天涯。本篇小说简短清新,借鉴了欧·亨利的笔法,略费思量,为作者十年前旧作,特授权"读书不止"(ilovebooooks)公众号刊载。若需与作者交流,可上新浪微博@封士明。

=============================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蓝色字“读书不止”关注;

【老朋友】点手机右上角图标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进入读书人的天地,读书不止,不止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