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独立10年后的科索沃告诉天朝某些不安份的垃圾:提不起裤子是种啥感觉

百味朱砂 2021-09-02 10:49:30


临沂位于天朝东部,是山东省的一个下辖地级市,面积17191.2平方公里,人口1124万。

 

看完这段文字,你一定想骂街,“老朱你个鸟人,又把你家大临沂搬出来了,瞎绕啥,直接上科索沃”。

 

好嘞!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面临10887平方公里,人口181万。

 

面积相当于我大临沂的60%,人口不及我大临沂的16%,就这,竟然还独立了?脑袋进屎了吧?

 

错,科索沃人的脑袋没进屎,他们脑袋里的屎是原生态的,一出生就被某位大神儿哥浇灌进去的,导流渠是一本书。

 

你懂的。

 

我临沂面积比科索沃大,人口比科索沃多,就这还要靠马阿訇那段“书记算个屌”的视频才让全国人民知道天朝还有临沂这么个地方,科索沃靠啥著名的呢?答案是,独立。

 

关于科索沃为何独立,又是如何独立的,请自行百度老朱(微信公号百味朱砂)以前的文章《让独立的科索沃告诉天朝,子宫是一把种族清洗的软刀》,怕百度到的文章被删节的,可加我个人微信号zhusha10000,索要原文。

 

为了让对科索沃无感的同学多少了解一下科索沃的地理位置,上个图。



 

看到了么,巴掌大个鸟地方,连个出海口都没有,人又少,咋还独立了呢?答案是,因为欧美的需要。

 

此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一句话最能说明问题:“轰炸贝尔格莱德,消灭布尔什维克在欧洲的最后一个堡垒。”

 

看明白了吧?为了彻底摧毁华约,肢解南斯拉夫,割裂塞尔维亚,排挤东正教,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欧美拼命推动科索沃独立,说白了,科索沃就是一条被人利用了的狗。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隔壁老王。

 

几经周折,终于,2008217日,科索沃独立了,联合国接管了这一地区的安全防务,派了1.6万军队入驻,这一天,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全城到处一片欢腾,阿尔巴尼亚国旗、美国国旗和欧盟的旗帜在街道上挥舞,夜空中升起了礼花,阿族人载歌载舞,庆祝他们的独立日。

 

    后来的事实有明,科索沃的独立就像偷情被染上了艾滋病一般,欢乐总是那么短暂,痛苦却遥遥无期。

 

按理说,独立了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站起来没几天,科索沃人民便倒下了,原因是,精神站起来了,裤子掉了。并且,直到近10年后的今天,科索沃的裤子也没能提起来,这个裤子,便是经济,是人民的饭碗。

 

选票不能当饭吃,这一点全球各个“民主了”的国家都是例子。于科索沃而言,世界穆斯林国家的声援也大都只是口头上的,日子还得自己过。当初留在南联盟时,基本上中央政府“全民援科”,各种“财政转移支付”让科索沃好赖衣食无忧,可现在,没有了中央政府的经援,吃饭都成了问题。

 

咦?听上去有些词儿是不是有点儿耳熟?闭嘴,只许想不许说出来。

 

那会儿科索沃在南联盟的大家庭中,享受着吃别人喝别人的待遇,这会儿都跟人家分家了,谁还会照顾你?更有甚者,要不是欧美力挺,塞尔维亚的军队早把科索沃夷成平地了。还好,怎么说科索沃的独立也是欧美推动的,至少短时间内,欧美不能不管,否则面子上也不搁不是?就拿欧盟来说吧,科索沃一独立,欧盟立即派了一个警务一个司法使团来帮助科索沃建立自己的民事机构。

 

吃财政饭的机构好建,关键是谁来挣钱,花钱谁不会啊,能挣钱那才叫本事不是?

 

此前科索沃便是前南斯拉夫最落后的地方,人口占全国的79%,社会生产总值却只占全国的2.2%,出口更是只占1.4%,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独立后的科索沃干脆成了欧洲最落后的国家,南联盟中最先进的斯洛文尼亚与最落后的科索沃在国民收入上相差了7倍之多,以至科索沃曾有南斯拉夫的“贫民窟”之称。

 

得,是不是越来越读出点味道来了?和天朝的某些地方是不是很像?

 

独立后的科索沃失业率接近50%,这也难怪,除了撅屁股和挺屁股,阿族人啥都不会啊?

 

撅屁股拜神,挺屁股造人,全球某些群体一个德性,说白了根本就是寄生在文明社会的癌细胞,走到哪儿都摆出一副吃孙喝孙不谢孙的鸟样子。

 

读过《让独立的科索沃告诉天朝,子宫是一把种族清洗的软刀》的朋友们都知道,塞族整体受教育程度高,阿族没啥文化,只知道生孩子,尤其是在偏远农村,五世同堂的状况并不鲜见,原本人口上就占了优势,再加上欧美撑腰,于是,将塞族挤走、建立一个“全清真”的科索沃便成了阿族人的目标,再于是,各种打打打,杀杀杀,现在,梦想终于实现了,塞族基本都跑光了,“全清真”是有了,可是,谁来发电?谁来拿手术刀?谁来开飞机?谁来修水利?谁来搞科研?谁来建国防?阿族人对此一窃不通啊,求助安大哥?不管用啊,那位号称全世界16亿膜拜的大神儿哥关键时刻总是爱掉链子,给人的感觉像是完全忘了天底下还有科索沃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再再于是,原本经济就不咋地的科索沃几乎彻底停滞了,许多基础设施在塞尔维亚人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运转过,经济来源基本只靠外国的援助和与塞尔维亚的贸易,甚至这里的电力还要依靠塞尔维亚提供。

 

一个国家的人民啥都不会,连电力都要靠外国人提供,就这人民还想过上好日子?做你的清真大梦去吧!于是,我们看到这样一组数字,失业率达到50%37%的人生活在贫困经之下,每人日均消费不足1.5欧元。食品,药品,电力,能源等等,科索沃40%-70%的生活需求要依赖塞尔维亚。坭玛,你都跟人家散伙了,还天天沾人家,要点儿B脸成不?

 

哦,光知道撅腚的人,谁会要脸?

日子过成这个奶奶样子了,外国投资谁会傻到来你家扶贫啊,于是,失去了塞尔维亚的补贴又得不到外国投资的科索沃的能源和工农业都遭受了严峻的重创。南斯拉夫时期的两个发电厂由于用户长期拖欠电费,加上没有政府的投入维护正常运转,最后不得不停摆了,导致整个国家几乎天天停电,许多城镇每天停电时间甚至超过了12小时,别说农村了,连首都普里什蒂纳的照明都无法正常保证,不得已,只好舔着一张B脸继续向塞尔维亚求援。

 

原本科索沃境内有两块盆地,土地非常肥沃,南斯拉夫分裂之前,从事农业和畜牧业养殖的大部分是塞尔维亚人,科索沃战争后,塞族人跑了,田地都荒了,而阿族人只会放羊,根本不会耕种,于是不得已,只得从塞尔维亚买粮用以糊口。

 

原本就穷,欧美赞助点钱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整个国家的电力和食品都靠从塞尔维亚买,一夫多妻,高出生率,敞开口的生孩子,所有这些反过来又加剧了贫穷,尤其是许多阿族人因为家庭贫困根本上不起学,国家更无科技可言,科索沃教育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科索沃的文盲率大约占总人口的25%,就这,还有很多人表示这一数字“很谦虚”,而据驻科索沃的联合国发展部门的居民代表费奥德称,有超过百分之十的科索沃人甚至处于饥饿状态。

 

坭玛,肚子都填不饱,上个毛的学啊!

 

细心的读者一定纳闷儿了,既然科索沃的阿族人这么能生,那为什么独立前的人口是200万,独立10年后的人口反而降到181万了呢?答案是3个方面:塞族跑了;好多阿族人娶不上媳妇;同时有本事的阿族人都移民了。

 

据统计,止201410月至201535个月的时间内,就有多达7万科索沃人(包括总理的亲兄弟)向欧盟申请政治避难,说政治避难那都是瞎扯,事实上,这股逃亡潮的根本原因还是逃避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就像当年中原人闯关东那样,但凡有口饭吃,谁愿背井离乡?

 

虽然阿族人能生,但我们知道,越是穷的地方,结婚越早,生男孩的概率越大,而如果男女比例本来就失衡,再有些富人娶四五个媳妇,光棍儿遍地终是必然,遍地光棍儿,孩子都捐给了卫生纸,噢,不,他们不用卫生纸,正确的说法是,孩子都捐给了牛羊驴。

 

今年8月初,英国《太阳报》援引摩洛哥《世界新闻》报道,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15名青少年因为轮奸了一头驴而感染了狂犬病,警方通知当地所有“接近”过这头驴的人都要去接种狂犬疫苗,并下令驴的主人处死这头驴。

 

那段时间,这条微博在新浪上炒得很热,到处“挖声”一片,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是这些孩子们蠢吗?显然不是,情窦初开的年龄,谁不愿意去谈一场纯洁无瑕的恋爱而愿意去上一头驴啊?可是,摩洛哥是MSL国家,境内有钱人也有娶4个媳妇的习惯,如此,必会导致诸多穷人家的孩子找不到媳妇,这便是为何时至今日全球MSL国家仍然在不断地上演“人驴情未了”的原因。

 

可是,除了嘲笑,没有人去同情去改变这种状况,五大流氓忙着卖武器抢石油,连世界人民的死活都没人管,又有谁会在意一群MSL少年过盛的荷尔蒙殒落何处?!

 

哦,哦,哦,又跑偏了,回来,回来,咱继续说科索沃。

 

在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出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国际社会每年用于科索沃建设的资金高达30亿美元,然而即使如此,许多科索沃人仍然无法维持正常的生计,不得已,年轻人都选择去欧洲的意大利和希腊等国打工,老弱病残的家人留在科索沃靠了这些侨汇活下去,听上去就像今日的中国农村,年轻人都去了城市,农村中丧失了劳动能力的老人只能靠孩子寄些钱回家来活命,这样的地方,未来在哪儿?

 

原本整个国家受教育的人口就少,年轻人又都跑了,导致各种人才严重缺乏,国家体制,司法、技术方面的人才几乎没有,道路年久失修,贪腐严重,犯罪率高起。

 

也许有人会说,难道科索沃就没有一点生存优势吗?答案是,有。

 

科索沃矿产丰富,煤矿储量约为150亿吨,金、铬、镍的储量也颇丰富,科索沃经济的希望也许就在于能源业,这是他们唯一翻身的机会。可是,采矿得需要有人投资,得需要人才,加之,采出来的矿产得卖得出去才行,可是科索沃连个出海口都没有,采出来的矿卖给谁去?这一点看外蒙就知道了,外蒙的国土面积是科索沃的150多倍,人口却只比科索沃多了一百万,矿产比科索沃可丰富多了,不照样穷得叮当响?而且,蒙古好赖还是全球公认的独立国家,科索沃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多个国家承认了,但中俄并没有承认,换句话来说便是,如果有战略需要,俄罗斯完全可能支持塞尔维亚收回科索沃,而若有这样的一天,天朝将始终只有一句话“我们主张维护塞尔维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说到底,小国不过是大国棋盘上博弈的棋子。

 

国家小到可怜,穷到掉底没帮儿,近三分之一的人口不识字,没有人才和技术有矿也开采不了,就算空降人才开采了矿藏也不一定卖得出去,加之不知何时就可能说打就打起来了,如此,换你是国际资本,你会把钱投在这儿吗?

 

除了矿产,科索沃还有一大优势,那便是盛产美女。此前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曾举办过一场特殊的时装秀,科索沃政府想利用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发展名模经济,培养优秀的模特,把科索沃的美女推上国际的T型台,以便钓几个金龟婿啥的,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占科索沃人口绝大部分的阿族人普遍受教育程度低,在这个重男轻女的MSL国家,男孩子穷得尚且鲜有受教育的机会,女孩子就更不用说了,如此,再漂亮的脸蛋儿也遮不住一颗大字不识的低俗灵魂。换你是有钱人,你或许想泡个漂亮的妞儿,但让自己的儿孙有个大字不识的娘,将后代的智商一下子拉低几条街,这种傻事估计你也不干。如此,美女再多也就是提振一下老鸨经济,金龟婿这种高大上的产业根本发展不起来。

 

一个靠国际社会援助和在外国打工的年轻人寄回的侨汇过日子的国家,经济的萧条程度可想而知。这个国家大到政府开支,小到维修街心公园,都需要外国资金的帮助,走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那的街头,几乎看不到什么像样的工厂,城里最多的便是卖杂品的小商店和小咖啡馆,由于无法创造出足够的就业机会,年轻人要么去当公务员要么去欧洲打工。城镇的人基本还能满足温饱,偏远山区的情况便不容乐观了,大学生能够找到工作的机会很少,一些人只好在家族的小微企业工作,有的则不得不去快餐店当服务员。大街上,常常见到一群年轻人或是中老年人,三五成群的坐在街边的咖啡馆里,一杯50分的咖啡加上免费的白水,一包廉价的香烟,没完没了的侃大山,毫无意义的消耗着生命。

 

偶尔,游人会看到街边站着一排中青年的壮汉,每个人面前摆着一些用大可乐瓶装的鲜牛奶出售,可购买者少得可怜。即使在一些名胜景点,餐馆里吃饭的人也寥寥无几,随处可见的小摊小贩,手中所有的东西都卖掉也换不了几个钱。

 

曾经,看过一张图片,一个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带着七八岁的儿子在街上拿着十几根圆珠笔贩卖,当时我一度纳闷儿,就这么几根圆珠笔,全卖了能换几个钱?现在我懂了,那些东西虽少,却是他的全部,是他唯一不靠抢劫、合法的换个馒头充饥的营生,想想便让人心酸。

 

在这一片满目萧条的景象中,有一个城市却一枝独秀,这便是位于科索沃西部山区里的代查尼,这座城市靠近黑山和阿尔巴尼亚,在当年的科索沃战争期间,这里是科索沃解军的据点。这里虽然地处群山之中,只有5万人口,并且80%的人还都处在失业中,却有4家银行,4家高档酒店,全世界有名的豪车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你要问为什么?答案是,85%的阿富汗毒品经由这里贩卖进欧洲。

 

咋了,是不是一下子笑了?一个国家唯一的“凤凰城”竟然是靠了毒品?

 

一声长叹!

 

今天的科索沃人到底有多穷,对比一下人均GDP便知道了。

 

2016年我国人均GDP达到了53817元,按写下此文的今天的1美元=6.62人民币来计算,我国年人均GDP8129美元,而2016年科索沃的人均GDP3661美元,至于基础设施,更是不值一提。

 

今年5月,一个朋友因公去科索沃,回来后,我问他对科索沃的印象,他想了想说:20年前的俺们县城吧。我发给他一张此前在新浪网友“孤独的川陵”的博客上看到的科索沃长途车站的照片,他看了看说,对,就是这里,我对这地方印象很深,科索沃的长途车站,全科索沃最大的交通枢纽……

 

不解释,上图,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交通枢纽都是这个奶奶样的,还让我说啥?



 

此前,科索沃当地经济学家易卜拉欣•雷杰皮说:“我们必须抛弃幻想,不要以为宣布独立会给街头带来成吨的美元。经济危机很可能持续。”

 

幻想着一宣布独立天上便掉美元?坭玛,脑袋得进多少屎才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啊!

 

对于科索沃的贪腐与落后,智库科索沃稳定倡议组织(KosovoStability Initiative)负责人莫利纳(EngjellusheMorina)说:“科索沃最终会毁灭自己。当其它国家都在向前迈进时,科索沃最终会成为巴尔干西部地区一个孤立的国家。科索沃的领导人必须坚决反对这一情况发生,同时作出决定,改变人们的办事方法。”

 

此前网上曾有人写道,科索沃梦碎西方国家,虽然此话说得有些过,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如果科索沃不独立,至少人们会比今天的日子过得轻松。这也难怪,一个工业垃圾农业垃圾全靠国际社会援助与侨汇过日子的消费型国家,国外援助从科索沃战争开始时的30亿美元陆续降到了2013年的7000万美元,同时,因欧债危机导致的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成为资不抵债的“欧猪5国”,而这5国中的希腊和意大利又是科索沃人侨汇的主要来源地,欧洲人自己都提不起裤子来的时候,哪有钱来养科索沃?

 

援助减得不及当年的一个零头,去打工的外国也正在闹钱荒,如此处在食物链最下端的人们不喝西北风儿才怪!

 

许多时候,各国的少数民族总是习惯于陷入这样的怪圈儿,自己穷就怪主体民族剥削他们,然而从国家分裂出去之后,才发现,他妈的比以前更穷了,看前苏联的那几个斯坦国,这会儿除了哈萨克还算凑合,其它几个都垃圾成啥样了?

 

几年前,乌兹别克斯坦因为财政上没钱发工资,政府给每个公务员发了些小鸡抵工资,最初我以为这是网上人们编的笑话,结果一搜,竟然是真的,坭玛,这得多大的脑洞才能想出这等绝招儿来啊,这可比九十年代天朝公务员发白条有创意多了。

 

贫穷是犯罪滋生的土壤,科索沃也不例外。

 

2010年,科索沃解放军领导人,那位一度被称为“科索沃的乔治·华盛顿”的哈希姆·萨奇,被指为从德雷尼察一个基地操纵“黑手党式有组织犯罪体系”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他的组织被控从事走私毒品、贩卖人口、勒索保护费、政治暗杀以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摘除人体器官

 

活摘人体器官,这几个血淋淋的字便将这个国家的犯罪昭然若揭。

 

然而以上所说的这些还只是经济上的,科索沃的政治更提不起裤子来。2014年大选后,执政党靠在议会占据的多数席位,强行通过了一系列有利于自己的议案,在野党无力正常阻止议案的通过,于是上演了比台湾议会的全武行还劲爆的一幕——在议会大厅里燃放了催泪瓦斯,而且,燃了不止一次,民众的街头抗议更是经常演化成骚乱。

 

事实表明,科索沃独立10年后的今天,这个新兴的欧洲国家几近崩溃:提不起裤子来的经济,腐败的政治,越来越贫困的人口,越来越猖獗的犯罪,如此,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将科索沃定议为《西方如何在科索沃建立了一个失败国家》也便顺理成章。

 

这也难怪,无论是肢解苏联,还是肢解南斯拉夫,西方要的不是一个繁荣富强的各中亚斯坦国,更不是一个蒸蒸日上的科索沃,而是一个越来越弱小的华约,一批越来越无法和欧美国家相抗衡的红色政权。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欧美的目的达到了,至于科索沃人民的死活,WHO CARE ?

 

小时候常听我娘说一句话,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好赖。现在,请华夏大地上那些蠢蠢欲动、恨不得立马儿脱离中华大家庭的垃圾们拍着良心想一想:寄生在汉族人身上、过着人上人的生活还不知足,动不动就里勾外联、给欧美当枪使搞事祸乱国家,一门心思的想闹独立,可是,你想过吗?你比科索沃强吗?就算天朝今天放手让你独立,明天你他妈的揭得开锅吗?自己民族的人们都是些啥玩意儿,自己心里没个B数吗?


认同观点,土豪打条鸡腿,如哥一样的搬砖工那啥